北臺灣初夏(11): 從礁溪到臺北

●杜忠全

 

 

從礁溪到臺北的火車票是請酒店的服務櫃檯代購的。我們一夥人雖然是一道前來的,卻早已說好了會後要依個人的安排而各別奔赴臺北。而前幾天才萍水相逢談了一個晚上的某教授,最後一天的晚宴後還跟我約了臨行前再一塊兒吃早餐敘一敘。清早匆匆的餐敘過後,我就獨自提著行李,讓酒店的服務生開車送到火車站,開始這一趟來台的下半段行程了。

 

搭自強號,預計一個半小時之後就到臺北了。北回線的列車開出了礁溪站,往闊別多年的臺北趨前而去了。列車行駛中,往內陸的方向望出去,遠處山影蒼翠,車窗外接連過去的,一路都還是大大小小的水稻田。遠天翠影連綿起伏,近處則連到鐵道邊,大地笑開了一片生機勃勃。不回頭,我這就揮別了藏在稻田中央的飯店,揮別了處處生機遍地綠意的蘭陽平原。列車一路敲打著鐵軌,然後將在前頭拐一道彎。等不及列車回轉,田園風光便匆匆退隱而去了,臺北的繁華,就等在前頭了。

 

風景在車窗外一站換過了一站,北臺灣的初夏,颱風據說已經掉頭他去了,陽光在視野裏普照著大地,那幾天在山上面對著龜山島所感受到的涼意,霎時便消失無蹤了。蔥綠的稻田在列車行駛的咯隆咯隆聲中留了給蘭陽平原,進入臺北縣以後,車窗外便只得一片錯落淩亂的樓房街道趨前來了又往後方退去。以前都不曾搭過這一程列車的,所以眼前的景致看起來有一些陌生,但在陌生感裏頭,卻又隱隱然感覺熟悉,因為那都是很典型的臺灣鄉城風貌呵!

 

車過瑞芳鎮,我望著站牌,想起了以前大學時在社團裏一個相當要好的夥伴,他現在究竟怎麼樣了呢?離開臺北以後的這幾年間,都不曾跟他聯繫,只斷斷續續地從旁人的轉述裏聽到他的消息。先後畢業以後,大家都各奔前程了。當年他往南部念研究所,而今都這麼多年過去了,畢業了以後,他究竟在幹什麼來著呢?是還在學術界發展,抑或在職場上浮沉了呢?列車在瑞芳靠站以後,往基隆的旅客便得準備下車轉乘了,我們這一班列車是直趨臺北的。

 

從礁溪直趨臺北,對自己來說,這應該是多出來的一段行程。臺北當然是要回來看看的,但自己本來是安排在研討會舉行之前就來的。本來嘛,如果一切的安排如果都順利的話,這會兒我應該是已經在回程的機上。早在應允赴台之前,原已答應了檳城天後宮,當天下午要出席一場論文發表會。檳城的發表會跟臺灣的這一場前後只相隔了一天。來是非來不可的了,提前來台既脫身不得,後來只能爭取及時趕回檳城赴會了。但最後還是只能跟著大夥兒一起登機返馬。幸好在出發之前,自己已經先行把寫好的論文和講稿傳了去,這樣,即使自己趕不回去,那裏也不會臨時措手不及而亂了套!

 

列車往臺北一站接一站地靠前而去了,我的心思懸在礁溪、檳城與臺北三地之間飄蕩著。臺北市的鐵路在很久以前已經地下化了,地面的景物霎時間被黑暗隔絕在外之後,列車很快就要進站了。剛才在礁溪候車的時候,列車雖然比原定發車的時間晚了七八分鐘進站,但最終卻還是準時開入了臺北火車站。

 

列車在臺北靠站,我提著行李出站,登上地面的車站大廳,那是以前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地方了。雖然那裏都不會是我們的目的地,卻是臺北市裏頭自己進出最多的所在。一次又一次的轉車或約見等候,以往都發生在這裏的。多年以後重入臺北,第一站終究也還是這裏呵!

 

回到了臺北車站,我環視著車站大廳裏頭四周的擺設,然後走向公共電話處撥電給朋友,一邊反復地在心底把剛才在車窗外快速地掠過眼前的市景又重新地翻閱過了一遍,一邊想:喔,多年以後,我還是回到熟悉的臺北了呵……

2004年10月16日,星期六,南洋商報,商餘版,北臺灣初夏專欄之11)

 

 

原始網頁:http://www.nanyang.com/index.php?ch=19&pg=71&ac=41709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