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仁街24巷(下)

文:杜忠全

 

5

我們在台北的,一年到頭,想來只有寒暑假最熱鬧了。寒暑假,那些從南部北上來打工的校友,沒處落腳的,就都住到那裡去。都住進去,于是一屋子的天涯遊子一邊為自己賺取生活費,一邊窩在那裡互相取暖。家的感覺,在那時候是最強烈的了。

有一年暑假,偶爾鑽到了那裡去,正巧碰到有學長考上研究所兼作慶生。簡簡單單地,店裡現成買了個蛋糕,我們一伙人熱熱鬧鬧地圍著他,小蠟燭點起來插上,依例該是唱生日歌的環節了,那知壽星公卻出聲阻止。不唱生日歌了,他說,不如唱點別的吧。唱別的,可是,唱些什麼呢?台北城裡的天涯遊子,我們圍成了一圈,也不記得是誰的主意,然後一伙人就唱起了,唱一首我們已經很久都不再唱了的,唔,我們的歌:

“Selamat Tuhan kurniakan,
Selamat Pulau Pinang.
Negeriku yang muria……”

呵,在遙遠的台北,在我們的裡,一首本來一向唱得很沒勁的歌,那時卻唱得滿室的男男女女都情緒激昂起來的。喔,原來呵,必得在離開了以後才知道,我們對于這塊自己生于斯長于斯的土地,竟是如此地在意,如此地眷戀的呵!

6
學弟在電話中說,學長,找一個周末大家空出時間來,一起到會所收拾整理一下吧,我們要退租了!

退租了,我們在台北的以後就都沒了!但是,有什麼辦法呢,那幾年裡,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的了,時勢所趨,近些年來的人都避文商科而選理工,一經分發過後,紛紛都往中南部跑了;大家都往中南部跑,台北,已經沒有剩下多少校友的了。盛況過去了,如今留守北部的人員變得稀少可憐,也就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來支撐與維持一個了。當年不曉得是那一個年代的老老學長為後人謀算,于是在那裡張羅了個會所,撐起了一個遊子之家。有了,那些初臨異鄉的菜鳥,也就有了一個可以暫時下榻的據點,也讓那些從南部北上的同學有了短期的歇腳處。當年的盛況不再了,人員凋零萎縮,而且大家都有各自的忙,甚而找不到肯當家的人。決定退租,終結了這個的存在,當然沒有人會怪罪學弟的;雖然我們那一屆很幸運地撐了過去,但是,景仁街24巷我們在台北的,我們都知道,這是遲早要成為歷史的了。

台北之家要走入歷史了,于是,趕在畢業回國之前,我們一批過氣的幹部一起又回到了景仁街24巷,為我們的作處理善後的工作。三幾個人在電話裡互相約定了時間,那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回到那景仁街的了。最後一次開門進去,我們把一屋子的東西都作了個大清理:該丟的丟到街口的大垃圾桶,該分的就讓需要的人把它帶走了,剩下的只是一屋子的塵埃了。一屋子的塵埃,那就把它們都一起掃入歷史了吧!都掃入歷史了,只有那些屢屢揮之不去的,總是一再地飄盪在屋裡前後各個角落的笑聲與影象,我們把它們都小心翼翼地裝在回憶裡,然後鎖上了大門,帶走……

 

20041002日,星期,南洋商報,南洋文藝版)

 

原始網頁:http://www.nanyang.com/index.php?ch=19&pg=72&ac=4127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