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紀事(10): 新埠

文:杜忠全

 

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來說,喬治市經歷了200多年的風風雨雨,算來已經是老城的了。但是,早期南來或經常路經海峽的華籍先民,他們眼見英國人開始在荒島上經營,而且是在爛泥遍佈的海角沼地上建起了新城。沒幾年的工夫,一棟棟新蓋的樓房從泥地裏鑽了出來,一座新城於是便矗立在海岸邊了。海角的“爛壩”上建起來的新城,叫作什麼來著?喬治市?多坳口的名稱呀!當年南來做苦力掙生活的華裔先民,哪理得這殖民當局的官方命名呢?荒島上無端冒現而出的新城市,於是有人率先叫了出來:不就是“新埠”嘛!

200年前的新埠,據說那是當年的粵籍華僑對我們這一座島城的指稱,閩籍先民們一般上都依循馬來人慣用的稱呼,直呼以“丹絨”就是了。而今面對著喬治市里四處林立的,那些斑駁殘舊的戰前老建築,翻開舊籍,再看到這已完全棄用,而且幾乎都叫人們給遺忘的舊稱呼:喔,新埠呵,而今看起來,可一點兒都不覺得新的了!

清代的謝清高在《海國公餘錄》書中,錄有“新埠”一條,說:“新埠者,海中島嶼也,一名布路檳榔(Pulau Penang),又名檳榔(嶼)……在沙拉莪(Selangor)西北大海中,一山獨峙,周遭約百餘裏,由紅毛淺順東南風三日可到,西南風亦可行。”

那還是一個海路通商的年代,風帆去來,動輒三數日,沿途的風浪顛簸,以及面對風景沿岸來相迎的從容不迫,就不是我們今天航空往返地一日間飛越關山幾千里的人可以體會得的。等待風起,才能去到心底擬定的目標。年年都在那水路上來去,沿途景致的變與不變,航海人的心底都清楚得很的。那裏從來只是低窪水濕又臭氣彌漫的沼澤地,古早以前揚帆而來的印度海商,都是望偏北的日萊峰靠岸登陸的,不想英國人佔據經營了後,卻在那裏營造新城,力圖咽控海峽的通商航路!

還是《海國公餘錄》的敍述,指新埠由於“英吉利的招集商賈,遂漸富庶。衣服飲食俱極豪華,出入悉用馬車,……然地無別產,恐難持久也。” 謝清高當年論定這新埠無法長期經營,其實在英國當局方面,也曾有過一番棄抑或留的爭議的。

如果不是萊特的堅持,當時議決放棄了這據點,當年人眼裏的新埠,也就成為今天人們憑弔歷史遺跡的廢墟,也許就不會是今天我們生活寄寓其間的老城了!

 

 

2004年6月03日,星期四,南洋商報,商餘版,島嶼紀事專欄10)

 

http://www.nanyang.com/index.php?ch=19&pg=71&ac=37447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