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之談

杜忠全

所謂不經之談者,按辭典上頭的解釋,是指荒誕沒有根據的話”,並且還引了《紅樓夢》第三回瘋瘋顛顛,說了這些不經之談,也沒人理他”的出典。由此可見,不經之談首先是於典無據的,再來則是引不起別人的搭理,往往只是自言自語而已了。

上週沒頭沒腦地說了一輪老周公的陳年舊事,卻有朋友莫名所以地拈起中國歷史上的魏晉清談,並且還無端抄出了一段課文,然後大剌剌地張貼到我眼皮底下,謂“一般學者因灰心於現實政治為免干犯忌諱相率以談論哲理為務”云云的(傅樂成《中國通史》331)。時移境轉,我們刻下所處的,當然並不是什麼紛亂的魏晉時代,而且,要追隨清談的玄風嘛,人家魏晉文士的清談可遠比我們高格調得多了,當時被援為談資的,如果不是道家典籍的“三玄”(即易經、老子、莊子等),往往就是剛傳入中土而讓人讀不通又猜不透,但卻引起莫大興趣的佛典般若經了。無論是三玄還是般若經典,對當時的人來說,盡都是些道不得又說不出個所以然的玄妙哲理,卻讓時人談得不亦樂乎,而且,在誇誇其談之間,總是忘了自己忘了時代更也忘了紛雜無序的現實世界。這種等次的玄談妙論,哪裡是我們每天夜黑之後循例都要跟周老大爺見面,然後語無倫次地談它個通宵的閑雜瑣事所能相攀比的呢?相較之下,我們的這些還應該只是野語村言的吧。

魏晉文士的清談玄說,往往並沒有治國經世的大道理,有的只是一連串泡沫般的言語碎片,它們雖然炫人耳目,卻活似無主幽魂般地飄蕩在時代的空氣中,也彷彿傳染病菌那般地四下蔓延開來。如果歷史還繼續往前延伸,那麼,它們終究要隨著時間的風塵,無聲湮滅在潮流裡的。說有道無的玄學清談,它們於當時或許並無實質的意義,但事過境遷之後,在後人檢視前一代人的心路歷程時,它們或許就是一種佐證,證明人的心智原來具備強韌的耐力,也具有一種自我療治的防衛機制,於是終於也從歷史的低谷爬了上來。

魏晉亂世的士族政治時代,因為經世之學顯然不合時宜,天下文士紛紛望玄風而談。乾嘉以降有清一代人,或許要比魏晉時人還來得幸運,因為就算不談玄玄渺渺的形上哲理,他們有別的選擇,可以把自己深鎖在大觀園裡說些無關痛癢的紅樓情事,窮其一生去追究寶哥哥和林妹妹的愛情公案,並且將這等事給當作正經事業來埋首苦幹,百年之後,誰敢說這不是一代學術的呢?所謂一代顯學的紅學,不就是經學而少三曲者也乎?光緒時代的戊戌變法失敗之後,清末文人朱昌鼎潛心於研讀石頭記,並且對這無中生有的頑石下了一番考究的功夫,時人莫名所以,他當時即開玩笑地說:吾之經學,系少三曲者。”(此乃就繁體的字而言)。就此不經之談的戲謔之語,卻開展一代學術的事實而言,我們這些清明時代的野語村言,除了在不著邊際方面有著些許的相似性之外,恐怕又是等而下之了呵!

2007813日,星期一,光華日報,眾議園版,斷想零拾專欄-1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