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渡輪到童年

杜忠全

後來,後來我居然都快把這童年的輪渡給忘了;後來,後來才在大肆翻新或推倒重建的城市裡發現,原來只有這依然川行在檳威海峽的老渡輪,還典藏著童年的老角落了……

小時候還沒有大橋,檳島和半島隔海相望的兩道海岸線,就端靠渡輪來串接了;小時候,只要是離開小島,就算是出一趟遠門了;小時候寥寥幾次跟父親到北海訪友,那時心裡更覺得新鮮與期待的,其實是這搭渡輪的環節。

檳城渡輪,這應該是不少人的日常交通工具──到現在依然如此,但也是我童年裡的一項節目:撘公車到終點站的渡輪碼頭,步行到渡口的閘欄前候船,看渡輪慢慢地靠過來了與渡口的懸道接攏在一起,待船上的搭客魚貫走出了我們才上船,然後,短短15分鐘的節目,就在船笛聲拉響之後開始了。

搭渡輪是童年的新鮮節目。渡輪離開渡口之後,海墘街(Weld Quay)上一長列的殖民地老建築,被老渡輪在海面上畫出的尾跡與泡沫漸漸推遠了。渡輪開行之後,小渡海客當然不會安分地坐在位子上,總要從搭客空間的上層蹓到運載交通工具的底層,搶身向前挨著甲板上的閘門,然後踮起腳跟眐望著腳底下的綠色海面翻出的白色浪花;嘩啦嘩啦沸騰翻滾的白浪花,偶爾也會飛濺進來,就想自己也已經飛到船艙外的心情那般。海風隨著船身的移動擠進來,在耳際吹貫得呼嚕呼嚕作響的;頭髮被扯亂得無可收拾了,那就由著它凌亂去吧:原本濁綠色的海水變得澈綠,然後又變濁了之後,北海碼頭的渡口在望,這短程的海上節目,也就接近尾聲了……

童年之後,以及後來離開了檳島又回到檳島之後,這老輪渡,便不再是個節目,也不再與生活的環節搭上連係了。有了我們引以為傲的跨海大橋,那是島與大陸之間的快捷動脈,老渡輪的艙身外讓海風緩緩吹移的四面風景,一直到後來的後來,它才又成為讓人懷念並刻意去追尋的,喔,一種老檳城的況味了。

相對於岸上凝固街景的逐年刷新面貌,檳威海峽的老渡輪,它們就算髹上了較為炫目的漆色,但只要通過渡口鑽進那熟悉的角落──還是不變的內部空間設置,還是可以隨手把靠背掉轉面向的長條椅子,船艙的兩面與前後的甲板也依然是碧海藍天依然是浪花翻騰的,童年時滲雜著一股莫名興奮的老情景,一時也就湧現到眼前了……

圖片說明──

1.向東開航,這搭客空間的前方護欄,讓好奇的目光伸出去,也讓早起的陽光探了進來……

2.日日夜夜在檳威海峽迎風送雨的老渡輪,見證了世紀風雲。

3.搭上了老渡輪,往昔與今日,似乎都在小小的船艙裡相遇了。

4.15分鐘的輪渡行程,卻彷彿是時光隧道,通向童年的那一端……

5.從海上遠眺一柱擎天的光大摩天樓。

20061124日,星期五,南洋商報,逍遙樂專刊,地頭蛇版專欄-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