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市壁畫裏外

◎杜忠全/图

731日在〈商余〉版读到鑫霖的〈壁画〉,该文从去年马六甲的壁画说到今年乔治市的魔镜,里头谈到这些壁画到底该不该画在老建筑上的问题。作为槟城在地的写作的人,我也来说自己的看法。

马六甲的壁画我不清楚,因此只说乔治市的魔镜。这一系列壁画可不是肆意在别人的墙面上涂鸦之一回事,而是今年乔治市入遗庆典之整体构思的有机组合。

 

生活古迹

今年的庆典主题生活古迹强调了有形的建筑古迹与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结合,庆典活动也有别于往年的聚焦于老建筑,而突出了非物质性的文化活动,让建筑古迹与人文活动相结合。在这前提下,原本斑驳的老墙———它们或许并非一向在镜头外,而久为摄影爱好者乐于捕抓了,但乔治市魔镜以老墙为画布,在原生态的建筑墙面上画上令人惊艳的颜彩。我想,老建筑该不该挪为画布,是堪可讨论的课题,魔镜画作出现之初,乔治市也不是不曾出现反对声音的———这本来就不是你做了我就逆来顺受的城市,举凡市政措施,民间组织及个人乃至政党的各种意见都会出现,但见画心喜者毕竟占了绝大多数,算是民意过关了。

 

游客趋之若鹜

如果在乔治市老墙上作画是大家喜闻乐见的,那么,接下来的课题是谁要画,怎么画,以及画什么?就说这魔镜,那是官委之民办庆典策划单位之构思、州政府支持、市政局配合、赞助商乐意掏腰包,并征得老建筑业主同意下,才在墙面上作画的;那过程中,据知有业主另有想法,如不愿意自己的屋墙被涂鸦或拟作广告之用,那就绝不肆意为之了。重点还是,壁画出现之后,市民或游客都趋之若鹜,其中的几幅画跟前总是聚着看画和摄影者,一些游子在互联网上遥望画面,尤其禁不住地乡心涌动想回岛看看!我相信,目前正在进行的乔治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计划,或有不少人是被魔镜的潜在魅力所招引,进而成为问卷调查员,以行动来为自己的城和土地出一份心力的吧?

 

审美情趣

魔镜出现之初,曾引起岛城中青世代的讨论,也曾引发本土艺术工作者提出类似的壁画概念。问题是,如果乔治市该接续魔镜来成为壁画城,那么,它该画些什么?有人置疑外来画家笔下的人物轮廓并不本土,但撇开这不说,那画面上的审美情趣,无疑让见者无不欢心:你忘了你曾在老街坊骑脚踏车兜风了让清风把笑声吹向天际了?那壁画勾起你当年的甜美情味;你忘了自己禁不住好奇地爬上老屋的墙洞偷窥隔墙的生活声息了?壁画上的小孩是当年的你也是我是他!因此,几乎人人都在壁画跟前看到了自己的纯真年代,而不在意于画家或画中人的轮廓是否为外国人了。

 

让人乍见心喜

因此,魔镜或许不是乔治市壁画的空前绝后,但今后如果也有本土画笔下的壁画,人们要问的恐怕是,你,又以何来触动我们?魔镜让人乍见心喜,因它无疑招引出自己跟城与土地的美好情味,而无关任何的意识灌输;如果彩笔涂上墙的画透发着某种干瘪的意识,恐怕就过不了乔治市民意这一关了。

最后,更关键的还是,老建筑上的这些壁画不只跟市民一起呼吸,也跟老建筑的墙壁一起呼吸;不需要漫长的时日,这些壁画就跟老墙一起长苔、斑驳乃至退色或剥落,就像一代人终究要过去一样,没有谁不会被时间抹去的。反过来说,如果这样的作画将对旧建筑墙面产生永久性的破坏,就乔治市而言,不说它推出后会遭受民意反抗,我想这构思在策划单位里早叫枪毙了!

 

2012814日,星期二,南洋商报,商余版)

1 則迴響於《喬治市壁畫裏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