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皆知】:守護老街名,留住歲月容顏

報導:陳振培

 

系列專題序文

 

喬治市的路名,大致上可以被分為兩個系統,英文路名記截著殖民時代的腳印,中文路名則記截了百多年前華人社區的歷史面貌,兩個完全不搭調的系統,卻可相輔相成延用了整個世紀。

 

舉個例子,如果你直譯Burma Road為「緬甸路」,檳城人應該會抓破腦袋,都想不透檳城有這麼一條路,因為這條路的中文名是「車水路」。

 

類似情況,在檳城比比皆是,但檳城的繁華歲月並沒有因為路名的不一致,而搞到路人對喬治市「前路迷茫」,反而因這個特色,促成檳州政府落實雙語路牌。

 

因此,《老檳城路誌銘》作者杜忠全受邀與《東方日報》記者,聯手打造《路人皆知》系列,每週帶讀者走進喬治市的大街小巷,以找尋歷史歲月中的風花雪月。

  

主文

 

今天,如果到喬治市走一圈,你會發現這裡的路名還真英化,而在英式古蹟的陪襯下,喬治市幾乎就是小英國。

 

杜忠全為《老檳城路誌銘》進行資料收集時,也意外的發現,喬治市的路名是國內保存得最完善,也最具有殖民色彩的道路系統。

 

他認為,這個小細節是值得深思的,因為同樣被殖民的吉隆坡,在我國獨立了半個世紀後,那裡的殖民地路名已幾乎被改得體無完膚。

 

他說,在政治觀點上,掌權後改路名是合情合理且正常的,因為路名向來都是權利的象徵、符號及運作,所以獨立後要使殖民色彩不留痕跡,最先動手的都會是路名。

 

他解釋,一個城市街道的命名系統,很多時候都是權利的象徵,所以現時遇上某些路名要修改,往往也會引起不同族群的反對或支持,就是因為象徵性的情意結所致。

 

因此,他說,路名不可能出現重疊現象,因為都是由當權者敲定。

 

不過,他說,這種現象在檳城卻沒有發生,就算有改動路名,也是喬治市區以外居多,市區內主要是因為建造光大時,一些道路必須稍作調整,以讓路予光大計劃,才會出現小變化。

 

他說,喬治市的數十條道路中,如今只有俗稱火車路的Gladstone Road被埋在光大底下,其他的仍保存下來,而因為光大計劃被重劃的道路則是麗雅路及林當路等。

 

他指出,其中以柴埕前(Maxwell Road)的調整幅度最大,如今只保留著路頭那段,其餘部分都埋在發展巨輪下。

 

他說,這些小改變對原本的路名系列影響不大,而這不經意的保留,卻使喬治市成為名副其實的歷史城,即不須如何想像,只須走在喬治市的街道,配合老路名及古蹟,就不難看見100年前的歷史面貌。

 

然而,杜忠全也對這個「不經意」拋出了問題,這到底是掌權者的無心插柳之作,或是檳城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被邊緣化?

 

他解釋,喬治市的路名作為殖民時期明顯的權利符號,如果檳城被權利中心重視的話,這些路名肯定會被改掉,吉隆坡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那些路名很難逃過被改的噩運。

 

因此,他說,喬治市的情況,在政治上確實會令人猜疑,但在歷史上,這卻成為無價寶,也是可待開發的文化。

 

副文——

改路名引風波,路牌遭破壞

(略)

 

20091102日,星期一,東方日報,北馬新聞-“路人皆知”系列專題之1

3 則迴響於《【路人皆知】:守護老街名,留住歲月容顏

  1. 咦,我熟悉的Maxwell Road就叫港仔乾而不叫柴埕前呢,就是光大正中心那条路。我是不管官方或当前派如何译改,槟城的路名历史早已成了我辈的历史,这些那些也将跟着我们的魂魄一起埋葬,未来的风风雨雨确实管不着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