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學——對畢業同學的談話

⊙杜忠全

大學4年(或本地的密集3年制),離開象牙塔之後,按所習專業來學以致用,或各憑本事找到另一片天空,大學的學習只是個過渡,都看個人的抉擇與際遇。近來看到網絡的轉文,原文記不清了,意思大略是說,上大學念什麽專業,或許只是自己在某個夏天的一時衝動,千萬別太當它是一回事,以爲從此就跟定它一輩子了。自己的經驗,以及這十餘年來在大專的觀察,確實就是如此:誰規定你領了張文憑,就一輩子擺脫不了它呢?這似乎太恐怖了。

人生最美好時光

然而,大學畢竟是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許多的青春記憶,甚至是影響一生的事情,都發生在念大學的生命段落。大學的三四年,說長其實不長,一晃眼就成過往雲烟了;說短嘛,畢竟得經過一千多個日子的“煎熬”,酸甜苦樂,都得在其中細細品嘗。這些年來的“迎送生涯”———以前一年得送走一批舊生,這一年多以來,却得一年出席三回謝師宴,感觸越發深了些。

大學三四年,老師在課堂上的專業講授,包括按提示在課本、講義上圈圈點點做標記,我想不必等到畢業離校,它們大多都會在離開考場之後,就從記憶剝落了。刻烙在記憶裏,經歲月的沖刷却能歷久彌新的,往往是某個同學背著老師的怪表情或冷笑話,或授課老師離開課本之後天馬行空的談話。我記得,大學一年級時,一個教英語會話的老師,有一天突然對全班同學說,上大學了,不管你們來自哪個專業或將來打算從事哪個行業,最重要的,是必須建立一套自己的哲學,這是大學生跟非大學生的不同之處……語言實習課是挺沒意思的一門必修課,老師却在課堂閑話裏留下了這頗具深意的一席談話。

後來在校園見到這老師匆匆走過,雖然確定他不會記得我是哪個系的學生,却總懷著敬意地朝他打個招呼,也把這麽句“閑話”給擱在心裏了。

自己的人生態度

走出校門,自己也站到講堂的前方了,如果跟畢業班上最後一堂課,我總要再三重提這事。

我的理解與體會,所謂“建立一套自己的哲學”,其實是形成一套觀待人生與生命的核心價值或信仰。這一套信仰,簡而言之,也就體現爲自己的人生態度,“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這雖然是孔子說“仁”,却也不妨借用之。

或許有人會說,我的人生態度很簡單,就是“吃得飽又睡得暖”,但這是基本的生活需求,也是一般的日常實踐,不足以形成某種價值觀或信仰的。能升華爲核心價值或信仰的,必然要高于生活,進而讓自己引爲人生或生命的目標。這樣的一種目標,往往是生活的動力,也是生命的終極關懷。生活雖然瑣碎,却非都順遂;即使物質上無不如意,也可能出現精神上的空虛,不知道這日復一日的循環究竟爲了啥,不是?

如何找到自己位置

大學只區區三幾年,人生路却是漫漫數十年的。大學時忙于應付課業與累計學分,人生道路却沒有學分與等級,端看自己如何自適及找到自己的位置。無論如何,如果在學習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哲學”或信仰,也就有了一個高于生活,而能更清楚地觀待人生與生命的立足點。倘若遭遇磨難或不舒暢,也有了個“制高點”來觀察自己的處境,從而不會把問題無限擴大,或錯覺黑暗將無限延長以致無止境。

這不知該算在哪個大學學分,但對一個即將展開人生長路的社會新鮮人而言,應該是更重要的,我想。

(2014年9月6日,星期六,南洋商報,商餘版)

http://www.nanyang.com/node/647323?tid=493

人生哲學:對畢業同學的談話

人生哲學:對畢業同學的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