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的另一片天空

•杜忠全

談華教,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一說國家教育體制內的母語中文教育這一環。這一迄今幾是關心本邦中文教育者有意或無意間忽視或略而不論的部分,恐怕是涉及面最廣、學子最多的中文教學了。

無論我們承認或否,我們的國家教育體制內,一直存在著中文母語教學這一回事。相對于在特定歷史背景之下形成的獨立中學,比率上占多的華裔子弟,可能都出自這一體制:無論是改制中學還是國民中學,都是。

改制中學被忽略?

先說改制中學,迄今的華文教育論述當中,對于改制中學的關注與討論,可說幷不多見,尤其改制中學的辦學情况,却存有一定的地域性差异:北馬與其它地區,往往因人因地而稍有不同,就算華校氣息較濃的北馬一帶,往往也不是理所當然地有著既定的模式,反倒會因掌校者的態度與拿捏,而出現執行上的具體差別。

當然,其中最大的關鍵是,改制中學與一般所認知的“華校”之間,會因地因人而有著辦學模式的差別,而那幷非部定模式,而是當地社會與掌校者的認知與影響因素居多。換句話說,如果社會對有關的學校少一些關注,任其自生自滅,改制中學之逐漸産生質變,往往就不可避免了,能不關注乎?

上述的觀點,是近些年來自己與各地的改制中學畢業生略談之後産生的印象,從而改變了以往自己一厢情願地以爲,改制中學之爲華校是一種必然。實際上,如果沒有當地社會、校董與掌校者之間的共識與配合,這種情况未必能維持。

國民學校母語班貢獻多

再說國民學校的母語教育。自從在大專從事中文教學以來,就接觸了來自各地的中學畢業生;就算是報讀中文系的,往往一經探問,來自國民中學而堅持母語班乃至報考中文,進而具備修讀中文系之資格的,在一大班的學生當中,往往占有近半之數。一些學生談起自己爭取上母語班的過往,往往語帶辛酸——如不是經歷者或看他們七情上面地回述,往往很難體會個中的况味的。

這也讓人體會,有機會上中文課其實幷非水到渠成,對不少地方的學生來說,面對校方與家人的不認同——或許兩者都有,倘若少一些個人的毅力與堅持,往往就放弃了!但是,近年的觀察,大學畢業之後從事中文教學或中文相關行業的,國民中學母語班其實也貢獻良多。雖然如此,國民學校的母語班——包括從國小到國中,它們就更少進入華文教育論述者的眼界,這似乎更可怪了。

國民中學的母語班學習,特別是一些流動性的教與學,往往讓聞者肅然起敬。那些在課後到各校從事教學的,爲的肯定不是微薄的鐘點待遇;放學了留校或到一段距離以外的學校另行上中文課的學子,他們所遭受的各種課業與生活壓力,也是不足爲外人道的。

如在加上華校背景的改制中學,這無疑是我們另一片相對更大的中文天地,或許在關懷中文之澆灌與傳承之時,不妨也將目光投注到此,尤其這更是無可置疑的憲賦權利呢!

(2014年11月7日完稿)

(2014年12月8日,光華日報,異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