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celee,噢不,是丁一……:序丁一《叮!點子來了》

●杜忠全

丁一要出書了——終於!我們說。但是,這說不上是他的“處女作”,只能說他總算“回到馬來西亞”出第一本書了。

第一次闖入丁一的曼谷生活,他就把自己的第一部圖文作品集遞上前,說讓帶回家慢慢翻閱。書事暫且擱下,就來一說那一回赴曼谷的前奏曲吧。歲末年終時節,跟朋友約好到曼谷之後,一切都準備妥貼了,卻在行前幾天,傳來泰國政變的消息。本來嘛,彼邦發生這樣的事絕非不尋常,不湊巧的是,它就趕在我們此次曼谷行的出發前夕發生,就不得不讓人思前想後了:去還是不?我搖電話問朋友,那人說話也沒個底,只說丁一在那一頭老神在在的,還打包票說不礙事,照樣出發可也:如不敢造次的,當然就悉聽尊便了!丁一既如此淡定,我們也就不作他想,而在各自的所在城市起飛,然後一起集合到他眉南河畔的住宅樓了。接下來幾天,那真是一段曼谷的美好時光,遊客確實少了些,這當然不是壞事,讓我們逛起來更自在了些。丁一忙公務的時候,就放任我們各自找樂子,待忙完了公事,才領著我們往一些當地人才識得真趣的地頭鉆去,見識真正的曼谷趣味。

短短幾天的曼谷行程,算是見識了丁一在那創意都會的自在自得:他帶著我們鉆進一些充滿個性的創意小鋪,跟任性而活的藝術家們親切地交談,說的是我們聽得如墜五里霧的泰語!餐廳或小販中心點餐,丁一不看菜單或攤子上的招牌,只以口頭探問底蘊:他的泰語很溜,但只能口語交際,不能識讀。即令如此,也足以讓他在這藝術家集聚的創意之都悠悠自在了。

曼谷自有她的魅力,雖然政治波蕩頗大,讓局外人每每看著心驚膽跳,但丁一長期在曼谷生活,卻另有一番的體會。文官武將的政治鬥爭固然頻仍,但已成這城市的尋常節奏之一,既來之,則安之,無須大驚小怪,他說!我還記得那一次跟丁一在曼谷初見面,他的淡定的神情隱隱透出些許的不屑:什麽值得大驚小怪的呢?細心體會就曉得,這廣納四方來客的都會,無論是長期或短期居留,在在都讓人感到愜意,從而讓丁一把自己的事業基點安置在此。以此出發,丁一得到了他要的工作與生活環境,也接連贏得分量頗重的國際創意獎項;跟許許多多的廣告創意人一樣,他在這不是台北卻亂似台北的都會找到了他要的創作土壤。這之外,除了創意人的東南西北全球遊蹤領略異國風情,他一年就只區區幾回的回國度假。這之外,在自己的家鄉,自己的國家,他還能做一些什麽呢?。

除了少數幾次的分享會,給自己出一本書,也算是一種回國的方式,我想,丁一應該有這樣的念頭的才是。

丁一確實姓丁,但不叫“一”,在國際廣告創意圈,Vancelee Teng是更讓人熟悉的大寫式名號;回到自己的國家,回到了中文世界,他以區區三個筆畫的“丁一”為名來行走“江湖”,是其為人低調、性格不張揚之一斑。以丁一之名,Vancelee Teng回到中文世界,也回到了大馬,無論是哪一個名號,都是返鄉的人。

丁一曾為我的幾本書,包括《檳城三書》設計了一系列的封面。此外,前些年,我們原有分頭但合作完成同一件事的獻議,惟大家一時都忙不開,遂暫且擱著,但一擱就幾年的時間悠轉而去,那又如何?只好留待未來時機成熟了。在這之前,丁一回馬的第一本書,是就他多年行走廣告創意的感悟來談和寫,這是他在國外固然如魚得水地悠遊自在,卻仍心系家鄉,在燦爛過後,一方面想退隱江湖過其“退休生活”,也寄望家鄉的創意能量更能噴發,因此近年來,總願意在緊湊的回國行程裏安排分享活動。這一本圖文並茂的書,便是丁一給自己成長的土地之一份獻禮了。

(2015年6月14日完稿)

叮!點子來了

叮!點子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