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

⊙杜忠全

過年,是說我們“過”的是“年”,難道不是?

“過年”是毫無懸念的,只是,說不上是晚近的事,實際上,早在20世紀初期民國初建的年代,就取消了農曆正月初一作爲一年之始的名分,元旦不再,也就無所謂的“過年”了。

人們管這叫“春節”。

舊時的“春節”,原是指二十四節氣的“立春”。以“立春”爲“春節”,當然是名正言順的,“立春”正是個“節”,是春天正式降臨的“節”,于是乎,人們按此慶祝“春節”,在生肖屬相上,相命者更以此來作爲新舊屬相更替的時間標志。以甲午馬年爲例,老人家不妨以陰曆正月初一來替換新舊屬相,但相命者一般仍以“立春”爲馬年降臨的時間標志了。

但是,正月初一失去了官方“年”的名分之後,按官方意識,新年無疑是公曆一月一日,而傳統的陰曆正月初一,以及在這一時間段落所形成熱鬧與歡騰,也就降格爲節——稱之“春節”了。

然而,不管“春節”是過去的“立春”還是眼下的正月初一,時序到了這舊曆的新舊交接時刻,人們依然過著“年”的:商家總得休歇幾日再擇個良辰吉日祈求“開工大吉”;外地謀生的游子平日鮮少回鄉的,這時豈有不踏上歸鄉途,“過年回家”的?

《過年回家》是部影片,可見就算“春節”鋪天蓋地的,就民間心理,這才是如假包換的“過年”呢!

(2014年1月21日完稿)

(2014年2月3日,星期一,光明日報,好評版_一斛珠專欄-421)

過年

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