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的記錄與傳承

⊙杜忠全

前幾個月,喬治市老城區唯一的大燈籠製作師傅李克復老先生,在睡夢中安詳去世了,讓不少人一時深爲感嘆。老手藝人走了,傳統工藝在時間的更新裏逐漸雕零,人們也不得不思考,這麽一場與時間競走的游戲,縱然我們趕不上時間的稍縱即逝,或也能挽住一些什麽的;如果我們什麽都不做,當然就是非成敗轉頭空,一丁點兒都留不住的了……

幸好是這麽樣的一座城,幸好是喬治市,一直都有不少在各個方面呵護著她的人。不說申遺這一樁大事,就說民間手藝與文化的守護與傳承,在喬治市入遺之前,也在喬治市入遺之後,人們已斷斷續續做了一些。前述在喬治市廣爲人知的大吉祥燈籠,在李師傅去世之前,就一直是喬治市非政府組織與企業集團聯合鑒定與頒贈的非物質文化傳承人之一。這自2005年推出的獎勵機制,雖然幷非國家或州級的層次,獎金的數額也相對不高,但對于獲獎人而言,也堪可告慰自己勞累與辛苦的一生了……

……(略)

老城的迷人,不只在于見諸建築裏外的斑駁與滄桑美,更在于故事的多元與生活記憶之豐厚,而後者則是硬體建築所無法告訴我們的。如果你相信文字的力量,那麽,近些年來出自喬治市個人或集體完成的文字(與圖像)出版品,或是一種與時間拔河的人爲努力,期許能在了無痕迹的時間流轉裏,爲城市留下一些足以傳乎後代的什麽。2014年迄今的兩本官方出版物《喬治市:我們的故事》與《Penang’s Living Legacy》,當然未臻完善,但那已是个良好的开端,未来,同志尚须努力,是为盼。

(2014年11月,大馬普門雜志,第178期,世遺雙城-喬治市卷帙專欄-12)

一座城的記錄與傳承

一座城的記錄與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