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忠全

这一篇无关文字,而是希望能坐言起行。

大选之后,甚至每一届的大选结束之后,竞选海报、广告板、横幅等等,总是满街招摇不知时日之流逝的!犹有进者,刚过去的大选,其选战开打之际,有报导说某些选区有前一届(5年前!)留下的竞选海报与本届的一起展示,让选民深感混淆!这也显示,选举热情是一回事,选举结束之后的四处狼籍,尤其叫每天都路过的升斗小民不无无奈之感:难道这些海报都要等风雨来收、等岁月来收,甚至等下一届大选了才让新海报贴上了盖住?

在台湾的那几年,有个景象是当时人们津津乐道的:台湾几乎每一年都有选举,而他们几乎也跟我们一样,过去总面对选举后海报四处招摇等风雨来吹落的无奈。然而,当时新上任的台北市长,即如今已沦为阶下囚的前总统陈水扁,他很“鸭霸”地颁下市府政令,在其管辖的台北市范围内,所有的竞选宣传品务必在开票夜之后拆下,或者由隔日一早上班的市府员工动手拆除,前者由各候选人及政党负责,后者则按件罚款!

这政令所造成的奇景是,台北桥以桥中心为界,分属北市与北县管辖,往往开票夜的翌日清晨,只见半座台北桥依然旗海飘扬,属于台北市的半座则不见任何选举痕迹。整个台北市,选举似已是咸丰年间事,出门上班的市民,见到的是烟消云散了回复往常街景的活力城市……

选委会希望有关的大选宣传品在本月19日都予以拆卸,但关键似乎是市府或县府如何执行县市街道管理呢。

(2013年5月18日,星期六,光明日报,好讀版,一斛珠-207)

Election 2013

Election 2013

檳有古城,因以城名

◎杜忠全

……(略)

童年时也没少到古堡的邻近地带,比如闹元宵时到古堡边上的海堤边看热闹,那会儿市政大楼总是张灯结彩的好不眩目,灯火辉煌又一夜鱼龙舞的,人来人往如潮涌里,没经谁的提醒,似乎也没留意在光晕与人潮之外,那与漆黑的夜色融合为一的古堡和旧城墙。

城与墙,总在人潮以外,落寞地守着这岛城的过往。

那时乔治市的中心早已偏移这里了,城堡只是历史时间留下的符号,即使在它的近旁,夜里搬演的节目总也比它来得精彩……(略)

好吧,就说“槟有古城,因以城名”,这二百余年的风起云涌与人事更迭,就从这岛上有“城”开始的。槟“城”是开埠建城者莱特办公的公署,是行政命令之所出,也是军事守卫的要塞。这岛以及岛上这城的规划与发展,就以这“城”为中心辐射而出。以“城”为中心,其邻近地带即19世纪的乔治市核心区,洋人社群与本区域移民乃至华、印籍迁民,都各有其地盘来发展住、商文化。迈入20世纪以后,这“城”的“池”(护城河)早已干涸,经济中心偏移,后来政治中心也撤离,这旧地头,除了等着莱特的幽魂回来凭吊,就只有远近的游客才会拎着相机进城了……

(2013年5月,大馬普門雜誌,第160期,喬治市卷帙專欄-3)

檳有古城,因以城名

檳有古城,因以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