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杜忠全

国会“终于”解散了,写这一则文章之际,大家还在翘首等待选举委员会宣布第13届全国大选的投票日期,文章见报时,有关的日期应已敲定并公布了。即将来临的大选投票日之广为关注,除了攸关国民履行投选民意代表之权利,也跟离家甚至离国在外之选民手中之一票至为关切。

这一届大选之民间主题,似乎紧扣着“回家”。除了公民组织之恳切吁请,一些现居地与所属选区不同的人,莫不在盘算着这档事儿。不光是国会解散之后,更还在大选的跫音早已响起,全国大选似将到来的漫长等待里,吁请国内外之合格选民届时动身“回家”投票的公民运动,其实早已在网路世界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过去凡是人们说“回家”,往往都跟传统年节之团聚或学校假期、公共假日之放下工作了回乡度假,以求松懈身心了再行投入职场冲刺有关。这一次,原本是亲情为重的“回家”,在大环境之下被赋予公民权利与义务,这跟过去数十年这一方土地上的政治冷感大相径庭。似这般的情景,除了攸关当前火热的政治较劲,更与教育普及下,国民的公民意识普遍提高不无关系。这所以,人们不只极力争取落实国外选民之投票权,更希望在国内而远离选区外出谋职者也“回家”。

在此情势之下,不管结果究竟如何,有说这一次没“回家”而置身于本届大选之外者,将来难免会有排遣不去的“遗憾”吧?

(2013年4月15日,星期六,光明日報,好讀版,一斛珠-177)

回家

回家

反對黨

©杜忠全

大选说来又不来,这漫漫一年余,除了心知肚明或举棋不定者之外,全国上下莫不等着应届国、州议会之宣布解散,以及跟着而来的大选。时至今日,大选已不是悬念,而是这一段时日之拖沓后,几个月后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选后局面,才是人们更为关心的吧?这风头火势,且来说个政治语词吧。

人们所认知的“反对党”,顾名思义,那是与执政党对立的政治团体。然而,我国独立了逾半个世纪,才出现较大范围的政党轮替——过去只个别在吉兰丹和槟城两州出现而已。这所以,对一些人来说,“反对党”仿佛已成固定对象,而不是流动状的:不是哪一党团执政了就该他们是执政党,反之就是“反对党”的吗?但有时会听到“反对党执政州”之类似说词,这么说岂不矛盾:既然执政了,还能称为“反对党”吗?而“反对党”如果执政了,那么又该谁是“执政党”?这话里玄音似乎是,“反对党”与“执政党”不光是一种概念,而是顽固地落实为特定党团的代称了……

国家独立半个多世纪之后,社会环境以及大环境下的个人——无论是在政治台面上或以选票参与的广大群众,都趋向成熟了。这所以,人们对“反对党”乃至“执政党”的认知,都慢慢地脱离过去的片面印象。这,大概是即将来临的全国普选引人瞩目的原因吧?

(2013年3月29日完稿)

(2013年4月6日,星期六,光明日報,好讀版,一斛珠-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