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槤

◎杜忠全

我們說“榴槤”的,中國大陸概稱“榴蓮”。

榴槤是東南亞的常見水果,但中國僅少數南方地帶得以見之,而以長江、黃河流域為主的漢語文化區皆極少聞見,故以之為罕見物。榴槤之“槤”字,在龐大的現代漢語詞庫中僅此一見,此外再無其它搭配了。猜想即這樣的原因,造成中國大陸多稱“榴蓮”——“蓮”字畢竟是常用字,專為“榴槤”一詞而保留“槤”字,恐怕不很經濟呢。

然而,我們這兒以“榴槤”來音譯“durian”這“帶刺之物”,並非這近數十年的新鮮事;無論印刷或手寫字,“榴槤”都是我們好幾代人的慣用字形。然而,在網路搜尋器輸入“榴槤”,浮現的多是“榴蓮”,為數不多的“榴槤”則來自臺灣或馬新網站。中文世界鋪天蓋地的“榴蓮”之外,2005年的《現漢》第5版始收入“榴槤”,但只納之為異形詞,推薦字形依然是“榴蓮”。

對廣大的中國大陸民眾而言,“榴槤”並非尋常所見之物——今年開始我國的冷凍榴梿闖關之後,市場反應究竟如何尚難說得准。即令如是,他們但可自是其“榴蓮”,我們何妨照樣食用我們的“榴槤”,咱家的尋常物,何待別人來認可?

二戰前南遊檳嶼的李繼熙在其《檳榔樂府》寫下了“人人盡道榴櫣好,榴櫣吃慣番邦老”句,李氏雖曰“榴櫣不敢嘗”,但至少人家名從主人,沒有硬要本地人吃“榴蓮”!

20111028日,星期,光明日報,好評版,一斛珠-19

點滴回憶在心頭——廖新華的“澗”系列

◎杜忠全

廖新華是從太平的湖光山影中走出來的畫家。我說他屬於太平,畫家可能有異議:他不在太平出生;作為檳城女婿,近些年畫家尤其頻頻在檳島現身。但是,他迄今的大半生歲月——無論是教畫或作畫,太平的湖山皆可為證。拉律山下,太平湖畔,那湖山之間所潛在的美,總在他的畫筆下作二維度的呈現。

”系列是廖新華最新的水彩畫作,取材於太平山腳的清溪澗流。較之以往的畫作,畫家自覺地在表現手法上略一變化,而用了相當多濕中濕與多色渲染技巧,再加以一些色彩重疊法。色調應用方面,則以冷暖色相互襯托,雖然用了相當豐富的色彩,但整體視覺上卻力求統一和諧。

該系列是畫家今年初(注:2010以來全心投入經營的。過了知命之年,尤其從職場上全身而退,從此過自己想要的彩繪人生之後,畫家對人生自有另一番的體會。該系列畫作以急流與緩流來表現人生的境況:年輕時期的幹勁充沛如急流,無時無刻總是急急忙忙地趕赴前程,對前頭的未知風景充滿憧憬;過了知命之年,如同經曆了上遊無數波折與盲目沖撞的歴練,境界變得開闊與舒緩了,於是在繼續前瞻之餘,也回首顧盼。前瞻後顧,那些突出在透明的清溪水之上,或是潛藏在水底下的大岩石和小石子,就仿佛點點滴滴的回憶,有的在某個時間點上頑固地屹立著,有的則叫自己淡忘了,但不表示它們不存在……

20101118日,星期四,星洲日報,紙上展覽館

真的不恥下問?

◎杜忠全

如果問我,這麼多年的閱聽經驗中,最為有礙視聽的成語誤用為何,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這無他,就是不恥下問的無處不在了!

不恥下問當然是,但不僅止於的舉措,還在於

該成語出典於《論語》,原文是孔子回答子貢的話,謂衛國大夫孔圉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其虛心求教的範圍甚至及於社會地位比不上自己的人,故而被推許為虛心就教的典範。是為了向對方學習,雖然對方的地位不及於自己,但在某些方面依然有值得學習處,故而向他謙虛學習。成語不恥下問由此而來,其前提是求教對象的地位必然較自己來得低,按一般社會成見,此舉措難免讓人產生感。倘如此而依舊向對方提出詢的,其為了學習而超越一般社會成見的謙虛態度,就值得嘉許一番了。

按上述出典,不恥下問不光是不懂而,更強調在學習態度上放下了身段。不追究該成語的整體意義,但見其即隨處亂用,這讓被者情何以堪?好比學生參加會考獲得了佳績,面對問詢時說平日在學校不恥下問,課業上的任何不解都會向老師或長輩不恥下問云云的,是問得極好,但如此不恥地往一問,就不知其師或長輩作何感想了……

20111021日,星期,光明日報,好評版,一斛珠-15

一片“漲”聲

◎杜忠全

近年來“行情看漲”,樓價漲、油價漲、車資漲、的士起步價漲,菜價也漲,以致人們的日常開銷無一不漲的。這兩個月以來,東南亞各地大水成災,米倉泰國更成了水鄉澤國,迄今未得脫離災困,以致白米的進口價也應聲高漲。白米是我們每日的主食,白米的進口價漲高了,自然也會在售價上有所反映,此事攸關民生,升小民無不受牽連的。以是故,從平面直至網路中文媒體,大多皆以醒目標題來報道:白米料將“起價”成了這幾天的民生焦點。

問題是,實際上是水漲米價高,米價攀升是“漲”出來的,可不是一般以為的“起價”呢。

物價攀升是“漲價”,“起價”之說恐怕來自閩粵方言。一般有說“價格起起落落”——一如“人生起起落落”那樣,但單說價錢上漲的話,還是以“漲價”為規範。依網路搜尋結果,“起價”之說多集中出現在馬新兩地的網站或轉貼自馬新的帖子,可見這有極大的可能是兩地人民按日常習用的方言來造詞及使用的。

去年12月,臺灣旺報和中國廈門商報聯合舉辦了兩岸年度漢字評選活動,獲得多數網民青睞的漢字是“漲”。經濟低迷年代,物價卻一片漲聲,“漲”之一字教人觸目驚心,它與物價行情連綴在一塊兒,於此可見一斑了。

20111020日,星期,光明日報,好評版,一斛珠-14

消失中的民謠(李耀祥)

報導:李耀祥 攝影:曾偉宏

2011年杜補注:這是更早幾年李耀祥做的童謠訪談——同時還有小片段的錄影,那時正在光華日報副刊新風版每周發表一篇童謠采集與相關文章,這也是現在結集出書的基本內容了;不是這般“逼稿成篇”,這書大概還不見蹤影的吧……)

跳格子、兵抓賊……那些出生在80年代以前的朋友,相信對這種種充滿想象力的小遊戲仍舊歴歴在目吧?搞不好,還有人可以記得更多更多刺激好玩的童年遊戲,但,有一種趣味盎然的小玩意,卻保證已經在你腦海中逐漸淡化、隱匿……

捕捉童年回憶 民謠琅琅上口

80年代。這是一個既貧乏,又富裕的大時代。

那段沒有寬頻網路的歲月,小孩不能上網打電動,唯一的出路,自然就是走出家門,大大方方地加入左鄰右舍所組成的兒童兵團,一起設計遊戲、一起參與嬉戲。

物質上,也許我們顯得貧乏闕如。可是,不得不承認的是,古早年代的囝仔,彼此間的交際、溝通能力卻遠遠的淩駕現在的草莓時代。而且,那時候的孩子恣意揮灑的無限創意,至今,仍然叫人回味無窮!

難忘的童年玩意……

跳格子、兵抓賊……那些出生在80年代以前的朋友,相信對這種種充滿想象力的小遊戲仍舊曆曆在目吧?搞不好,還有人可以記得更多更多刺激好玩的童年遊戲,但,有一種趣味盎然的小玩意,卻保證已經在你腦海中逐漸淡化、隱匿……

草螟公,強飼牛,牛賣銀,銀娶某,某生子,子生孫……”,我指的就是這些,這些現在僅能在午夜夢回出現的詩句,您是否還能完整無誤的將整首琅琅上口的民謠背出來?

如果您抓破腦皮還是想不起來,沒關系,沒關系,因為這一期的《光華眼》,我們將帶您在時光隧道裏走一趟,回味種種兒時玩過、念過、創作過民謠。

杜忠全:一步一腳印 拼湊歴史文化

草螟公,強飼牛,牛賣銀,銀娶某,某生子,子生孫,孫看鴨,鴨生蛋,一粒吃,一粒鑽。

杜忠全,一位高高瘦瘦的中文系講師,不急不徐地向攝影鏡頭念出這段在許多人的記憶中已經模糊的民謠。

因為憑著對檳城這片土地的熱愛,年前開始,杜老師努力的采集這些正在消失中的民謠,一步一腳印,就是要慢慢的把這些在時間沙漏流失的民謠,一一捕抓回來。

他說,一個社會不能沒有自己的聲音、自己的故事。的確,有什麼民族是無聲無息地存在這世界上的呢?然,資料不會從天而降,它需要有心人一步一腳印地尋找和記錄。

教授曾經在一次的無意談話中告訴我,檳城華人的移民史那麼長遠,一定可以找到很多民間文學。

因為教授的一句話,杜忠全開始認真思索。後來的後來,他猛然發現,原來從小一直琅琅上口的民謠,就是民間文學的一種!在找到方向以後,杜老師就與學生一起積極采集,數量雖不是很多,不過累積的經驗和信心卻是相當可貴的。

采集工作刻不容緩

現在只剩下老一輩的還可以完整背誦出來,中生代的,只能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所以,我們若不趁現在做,等到老人家仙逝後,就再沒有機會做了。

杜忠全向記者披露,采集這工作不能再拖,因為他發現民謠早就消失在這一代的孩子之中。他目前的做法就是與中文系學生兵分兩路:學生用錄音方式訪問老人家,他就負責用文字記錄下來。值得一提的是,杜老師在采集整理後,陸陸續續在《光華日報》發表,竟也引起了討論和共鳴。這種工作對藝文界的潛移默化,對北馬本土的鄉土研究學習所產生的引導和啟示作用,都是長遠且無可估量的。

杜老師也強調,采集工作的中斷,象征著資料的流失,是非常可惜的事;雖然目前並無任何經費的贊助,但是未來的日子裏,他還是會持續用功,慢慢的做、用心的做,目的就是要把這些民謠集結起來,把閩南人的歴史文化拼湊起來。

我們要告訴我們的孩子,這一路,我們是如何走過來的……”

閩南人文化遺產豐碩

在初步的采集過程中,他看到了北馬閩南人所蘊藏的豐碩文化遺產。

杜忠全微笑的說,這些民謠當中,有者相當粗俗,甚至會出現粗話。不過正因如此,才能突顯民謠的鄉土性。

他解釋,民謠的形成要放在歴史脈絡裏關照。

民謠分三種

以前年代生活條件不一樣,孩子多數時候都不會待在家裏,而是在外頭跟其他小孩一同遊戲。這些民謠的形成基本上分成三種,一是親子遊戲(如家長教小孩背誦十二生肖……十二豬母對郎走)、一是兒童自己創作(隨地域而有所差異,但基本架構一樣)、最後一種則是祖先南來時一並帶來的文化遺產。

北馬鄉土民謠

(略)


200763日,星期日,光華日報,光華眼)

現代采詩官——童謠采集工作者杜忠全

(注:這是兩年前的訪談,那時說童謠采集書准備要出來了,結果拖了又拖,但這個訪談跟出書無關的。後來一脚栽校改的泥沼中,也就忘了,前幾天突然想起,所以把它貼上 ……

 

◎吳小保/采訪

◎杜忠全/圖片提供

 

在這新時代,童謠出現了嚴重的斷層,口頭流傳的童謠也許就從此走進歴史。杜忠全扮演采詩官的角色,走進民間,遍訪各階層人士,從受訪者口中,采集了逐漸被人遺忘的老童謠。

 

La la li la tam pong

阿伯賣apong

Aponglaku

阿伯食番薯

 

你是否還記得,這一首當年孩童時期常出現的童謠?它是否深刻地勾起了你對童年的回憶?

 

當年你我口中朗朗上口的童謠,其實是民間文學的一種,它主要是透過口頭來傳播,有的是從中國流傳過來,有的則是本土創作的。無論如何,它們都是我們先輩留下來的文學與文化遺產,記錄了他們的生活與情感。然而,隨著時代的變化,童謠正面臨嚴峻的考驗,尤其有著失傳的危機。

 

古時候,中國皇帝為了體察民情而委任采詩官,到民間去收集反應民意的民歌唱詞,經過樂官整理編訂後,結集成如今家喻戶曉的《詩經》。

 

今天,在我國也有個「采詩官」,他走進社會,遍訪各階層人士,從受訪者的口中,采集了逐漸被人遺忘的童謠。他就是來自檳城的杜忠全。

 

踏上「采詩」的路

 

90年代,杜忠全在臺北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就讀。當時,該系重點發展的方向是民間文學,並且開了一門民間文學的選修課。配合系所擬定的學術計劃,上課的同學往往得隨教授上山下鄉,采集原住民口頭流傳的民間文學。

 

「當時我並沒選修這門課。當時我們遠赴臺灣留學的目的當然是為了中國文學。無可否認,那時我也不覺得民間文學有什麼價值,尤其對原住民的民間文學缺乏興趣。」杜忠全說,後來因為一位他敬重的老師,他才和民間文學結上了緣。

 

在杜忠全畢業之前的寒假,當時的系主任金榮華老師隨他回到了檳城,並要他安排接觸當地華人,重點當然是要搜集檳城華社的民間文學。於是,杜忠全就帶著金榮華老師在檳城四處走動,勘察當地悠久的歴史與文化。

 

原為臺灣外省人的金榮華老師不諳閩南話,所以得靠杜忠全居間翻譯,才能與當地人交流。面對這種語言障礙,金榮華老師覺得他無法親自處理海外華人的民間文學,加上當時也沒找到什麼材料,在檳城消閑一段時日就回返臺灣了。臨走前及開學回到大學後,金老師以非常肯定的語氣告訴杜忠全:「檳城開阜兩百多年,肯定有民間文學存在的。」

 

這句話深深烙進杜忠全的腦海裏。稍後他又到新加坡攻讀碩士學位。再次畢業歸來後,他才開始認真思考當年金榮華老師的那番話。這時候,他想起了小時候長輩們傳授的童謠,才恍然明白這就是當年他們找遍檳城無所獲的民間文學。於是乎,他便開始斷斷續續地著手進行搜集童謠的工作。

 

失去土壤的童謠

 

在這新時代,童謠出現了嚴重的斷層,口頭流傳的童謠也許就要走進歴史了。根據杜忠全分析,童謠面對的困境主要有二:第一、現代生活形態的改變。第二、方言的地位被貶低。

 

「以前大人們工作回來後,會和小孩一塊玩樂,童謠就在這個時候產生。現在大家回家後都盯著電視機,小孩子則對著電腦,一家人各忙各的,親子交流時間被大幅度壓縮了。」杜忠全說道。

 

此外,80年代的華社掀起「講華語運動」,導致方言的地位被刻意貶低,以方言傳播的童謠,因此被人們視為粗俗的玩意而遭受沖擊。於是,曾經為人們帶來無限樂趣的童謠逐漸被擱置在黑暗的角落,漸漸遭人遺忘。

 

杜忠全感歎地說:「三、四十歲的人還記得童謠,但零零落落不完整的居多,記得最多的是六十歲以上的。但是,隨著老一輩人逐漸凋零,如果不趁現在著手記錄,童謠可能會消失殆盡了。」

 

在童謠中重溫天倫之樂

 

也許我們會認為,搜集童謠的工作很簡單,只要找個會念童謠的老人家,拿紙筆去見對方,就可以把童謠紀錄下來了。

 

實際的情況往往複雜得多。杜忠全曾抱著采集童謠的目的去拜訪一位老人家,並且與對方閑聊了一整個下午,什麼話題都談了,對方就是不肯念起童謠。

 

2011年杜補注:這個童謠“遺恨”發生在半島南端,多年以後,不曉得年近百歲的老校長還好嗎?)

 

後來杜忠全才體會到,原來老人家不大願意在陌生人面前念童謠,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不上道的玩意。他們只在親族的後輩面前念,而且念得很開心。面對這個情況,杜忠全想出了對策。

 

「他們不肯在我面前念,我就請他們的後輩親友幫忙,要他們帶錄音機去記錄。他們面對自己的朋友或子孫,就會毫無保留而且很開心地念出來了。」

 

談到念童謠的樂趣,杜忠全與《普門》分享他一位朋友的經驗。有個朋友聽說杜忠全在搜集童謠,於是也想嘗試。趁回鄉時,他便和兄弟們一起召集家裏的長輩,並哄著老人家念出記憶中的童謠。他們當時把那難得的溫馨畫面拍攝下來,並傳發給杜忠全看。朋友告訴杜忠全,他從未看過嚴肅的父親笑得那麼開心,而當日有份參與的舅舅,後來也離開了人世。因此,這臨時起義的拍攝如今成了他們家裏的珍貴影像。

 

也許,我們會覺得童謠只不過是孩童的遊戲,但是,說念童謠不只帶來個人的樂趣,還有一家人的親情交流。然而,這溫馨的歡樂能否延續下去?這些幾代人傳承而來文學遺產能否來得及保存?我們希望,杜忠全今日的工作,可以將童謠延續到將來,把歡樂延續到未來。

 

 

童謠舉例

 

火金星,十五暝,

請汝舅仔來食茶。

茶燒燒,買芎蕉;

芎蕉食未了,阿舅去博繳,

繳賭,阿舅去掠豬,

豬走,阿舅去掠狗,

狗吠,矮仔矮仔坐痰呸。

 

說明:這作品將日常生活所見的人事物納入,通過諧音把許多事物連串起來,念起來趣味盎然。

 

(下略)

 

200911月,馬來西亞普門雜志108

伊斯蘭黨或伊斯蘭教黨?

◎杜忠全


 


回教黨要求中文媒體將其中文黨名更正為“伊斯蘭黨”之後,有說在迄今為止的中文規範中,伊斯蘭教當然屬規範詞,但“伊斯蘭”卻是不成詞語素,而以“伊斯蘭”與“黨”兩個語素來構成詞,並以此為專名,恐怕有待商榷。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強欲“伊斯蘭黨”掛上個“教”字,恐怕是來自某方面的議程,意圖借其中文名稱來提醒人們該政黨的宗教屬性雲雲。


我不清楚此次伊斯蘭黨正名之前是否有過一番的政治考量,但前不久我國才爆發一場獨立建國史的論辯,這一次輪到中文被牽扯而入,看來我們的社會越來越精彩了。說起來,歴史與文字本來就與權力搭上邊的,但這是個大題目,這裏不擬討論,只說文字規範。究其實,文字還是屬於使用者的,而其規範則追隨其後;規範云云,而今的操作是對其普遍使用狀況多方考察,以使用頻率高者來予以承認,是所謂的約定俗成法則,與語文規律自身同樣納入考量的。更何況,規範與不規範以及對與錯,其實是兩組不同的概念,而不規範與錯,未必都劃上等號的。


因此,伊斯蘭黨如此宣布,中文媒體大都采納之——是為名從主人的慣例。至於規範不規範,目前當然還說不上,但如果大家都這麼用了,將來會否被承認或繼續論辯,目前就很難說了。

20111017日,星期一,光明日報,好評版,一斛珠-11

差强人意合不合意?

◎杜忠全

很多人總是想當然耳,舉凡表現不如理想的情況,就說那是“差強人意”,那麼,“差強人意”究竟合不合意?

以“差強人意”為不盡如意,那是著眼於“差”字,並且為之所惑,以為既然表現屬“差”(chà,即“不好,不夠標准”)的等次,那當然就不如人意了。但是,“差(chā)強人意”是成語,是古漢語在現代漢語的應用,因此還得從古漢語來理解。

此處的“差”並非指等次不好,而是作副詞“稍微”來理解,而“強”字也同樣作副詞“勉強”解,此處的“差強”若“尚可”。因此,《現漢》在解釋“差強人意”時說“大體上還能使人滿意”,意味表現雖非上佳,但依然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總之,就“差強人意”來說,檢視的一方並非持否定態度即是了。

“差強人意”語出《後漢書·吳漢傳》,原話是光武帝謂大司馬吳漢曰“吳公差強人意,隱若一敵國矣。”此處的“強”字有振奮軍心之意,光武帝那是對吳漢的贊歎語,不含否定義。《後漢書》之後,尚有“差可人意”、“差快人意”、“差慰人意”等類似的成語,而這些都不含否定義的。因此,若問“差強人意”究竟合不合人意,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以“差強人意”為不盡如意,那顯然是誤用了。

20111014日,星期一,光明日報,好評版,一斛珠-10

燒祭iPhone到地府?

杜忠全

前不久蘋果電腦創辦人之一喬布斯去世,作為當前科技新寵的iPhone,其市場競爭似有延燒至另一空間的勢頭。借一項無厘頭的紀念活動,某主事者宣稱獲已逝的喬氏授權,今後凡向地府燒祭iPhone,須是其產品始為有效,其他山寨機概不得而入云云。此事是耶非耶,及其究竟以何為憑證(喬氏簽章的授權合約書?),且暫予擱下,這裡僅借之談談華人祖先信仰與祭祖文化。

祖先信仰源遠流長,遠的不說,孔子以後的儒家者流,對這血緣崇祀的相關環節及其社會活動,有過一番的整理及解說。就重視現實經驗的儒者而言,人死後究竟何之,以及此後的存在狀況,因無法切實經驗之,因此無以論述。但是,承繼此前的祭祀文化,儒家對葬儀及祭祀至為重視,但那是就現實的社會意義而言的。儒家不能論證肉體死亡後精神是否繼續存在,但能感受到生者的哀戚,故而慎終;儒家不能論證人死後如何存在,但能經驗得血緣親族對亡故者的情感眷戀,故而追遠。因此,與其說儒者著重處理從生到死的過渡,不如說更側重於慰藉生者的情感;儒家講究對已逝親人的祭祀——包括逢年過節不忘祭祖,那依舊是從生者的情感出發,而不是就亡者的需求來提倡的。

一般而言,生者祭祀亡故的親人,那是祭如在,即將亡故者當作依然在生那般來服侍,故予以日常飲食——古代的階級社會則借之反映社會地位的差別,但重點仍在於生者的情感,祭祀行為便是將內心情感予以外化。因為祭如在,故而在祭祀中匯報後輩近況——就像長輩活著時關心後輩那般,是社會倫理行為的延續。反過來,如在祭祀中向亡者有所祈求,尤其要求亡者予以實際的回饋(比如庇佑發財等等),就不是祭祖的意義了。

祭拜先祖首先是情感行為,而不是一種交易;希望藉由燒祭物品來討亡者歡心與回饋,並非祭祀的初衷。而且,祖先是否在另一空間受祭,即享用祭品的同時,也能回應親人的祈求,這不能切實地證,尤其也非重點。重點還是生者需要藉由祭祀行為來落實對親人的情感依戀。

因此,祭祖首先是從祭拜者的情感出發,按儒者的預設,這種情感會隨著血緣關係的親疏而有濃淡之別,生前的接觸愈頻繁,親暱的機會愈多,情感眷戀即愈濃烈,反之則愈淡。

回到近年來特定的祭祀季節各式燒祭物品紛紛出籠的現象。如從祭拜先人的角度來說,問題不在於奢侈、浪費或有違環保等等,而是人們究竟基於何種動機來作如此燒祭?如是藉由燒祭物品來炫耀自己,這是過去儒家的祭禮設計所衍生的老問題,如要興革,還得經一番的思想教育。如是藉由祭祀物品來與先人進行交易,祈求藉之取得某些回饋,這即有違祭祖的本意:就儒者而言,已逝者的存在尚未能論證(過去帝王之逝在觀念上是賓天,一般人則不如此),又如何在祭祀中向生者應諾及回饋?因此,關於燒祭iPhone到地府之說,且不論主事者是否藉以炒作商機,也不說為何一定是通向地府(這是另一複雜問題了),只說此行為本身,它還是得回返華人祭祖文化的根本意義來觀察,是或不是,以及此事意義何在,大概只有祭祀者自己才知道了。

2011118日,星期二,星洲日報,言路版)

哈芝節

◎杜忠全

這兩天的全國公假,我們說“哈芝節”,中國和臺灣則稱“古爾邦節”或“宰牲節”,其實是同一個宗教節慶的不同稱呼,這裏且應景一說。

“哈芝”是馬來文Haji的音譯,源自阿拉伯語Hādji,意思是朝聖者;如按此意譯,即為“朝聖節”了。

伊斯蘭教具五大基礎,朝聖即其一,而此HādjiHaji也用以稱呼曾朝覲過聖地麥加的穆斯林,馬新稱“哈芝”,中臺稱“哈吉”。值此節日,全球各地的穆斯林齊聚該教的聖地麥加城,以進行一系列的膜拜;穆斯林不論身在何處,莫不視此為一生至少屢踐一次的神聖旅程,而這也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宗教朝覲盛會了。

中國所稱的“古爾邦節”音譯自阿拉伯語或波斯語的 عید قربانEed-e
Ghorban
,意譯則是“宰牲節”或“犧牲節”。節日宰牲源自伊斯蘭教先知依不拉欣(中國作易拉欣)夢見真主的典故,後形成每逢此日即宰牛羊自家煮食,也將之分贈窮人以共享肉食的節日傳統,因此如是稱呼。

此穆斯林宗教節慶的中文稱呼,馬新慣用“哈芝節”,這是按穆斯林值此節慶而遠赴聖地朝覲天房,回來後也冠以如是榮稱而作此稱。中國或臺灣按教徒過節方式,即烹羊宰牛以享親友及施贈貧民的節日內容來說。音譯之外,中國也稱“小開齋”,新疆的維吾爾族以此為年度的最大節慶,臺灣則以“宰牲節”為較普遍的稱呼。

2011117日,星期一,光明日報,好評版,一斛珠-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