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字檳城

◎杜忠全

作為寫作人,如果說自始即只想埋首書寫,不曾有過出書的想頭,那絕對是言不由衷的。只是,寫作與發表是單純不過的,出書就遠為複雜。

今年的三本書裏頭,散文集《我的老檳城》(有人)是我幾年前大致積累一定的篇數後,當然就暗自思襯要把它們給湊合成冊。想把這一批文字結集起來,因那裏頭有的是自己跟城與土地的深刻記憶。只是,想歸想,卻不曾付諸行動來促成。2008年伊始,旅臺的詩人學者陳大為為推介《馬華散文史讀本》而抵檳,談話中提到馬華地志散文,說“這些作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即“相關的作品都沒有結集出書”!好吧,就為了這麼一句話,我開始認真思索出書之可能。

 

純文藝的檳城文字

我的老檳城》是純文藝的檳城文字,在申請出版基金但不得要領之後,這書還是要出的;直到進入編輯程序前夕,才經由劍飛的引介而獲得不在料想之中的撥款贊助。在兜兜轉轉繞大圈之後,“我的老檳城”似乎以另一種模式來與自己切身的生活記憶接上榫頭了。

島城的那些事兒》(法雨)不盡是寫島城的,但都是前些年在島城的時間輪轉裏“逼稿成篇”累積而下的。寫的當兒似乎多為著應付“功課”而填滿方塊,但專欄完結後,類似的寫作後來也中止了,於是覺得該做個結集:以後說不定不再作這樣的寫作,或再寫也應該是另一個階段了;昨日之我非今日之我,所見所思未必還那樣,那就重新檢閱與刪存,從一百多篇中選編八十餘篇,把無形的歲月化作有形的一冊書,以待存念吧。

說逼稿成篇,《老檳城·老童謠》(大將)更尤其是這樣。就新書交付印刷前夕的最後校閱而言,這書可說牽涉面最大,作者與編者交相煎熬且不說,身邊的朋友和學生都沒少受到牽連的——這也由書的自序來交待了。最後要提的是,一位之前不算挺熟識的朋友,聽聞此書出版在即,便滿懷熱誠地透過面子書來自動請纓,我們遂而相約島城,趕在最後的分秒來為這一份民間記憶的整理共同付出必要的心力。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作為島城的後生輩,我們的生活與情感,在在都凝集在這島這城這土地了。

 

三書集中一起出籠

排定的三本新書,原計劃是去年初年中年終各一本的,但因年初以來諸事纏身,最後在10月份之後才得以全速啟動,導致三書都集中在12月份出籠。這之外,同步進行的,還有《老檳城路誌銘》的改版重刷。之前有讀者反映,說這書的版面設計雖曰美觀,但在閱讀上頗成干擾。趁初版售罄,除了修正早前未及校出的錯處,也以全新的排版重新上市——連內文的圖都給替換,於是等於一本全新的書了。重版的《老檳城路誌銘》連同新推出的《老檳城·老童謠》及早前的《老檳城·老生活》,並排而列便成了套裝的“老檳城三书”(大將):緘默但豐富的老路名、有韻有節的方言童謠以及時代過來人口述的生活記憶,為咱檳城的民間生活留下不同側面的文字印記。

因為是文字檳城,所以總有朋友來關懷。近日籌備新書出版的緣由,而聽一個朋友說,他毅然放棄了自己在國外的事業,只為著一份濃得化不開的土地情感,尤其等不及要為自己的家鄉做一點文化工作。我想,因為這土地上總有許多這樣的人,所以總是有希望的,也還值得繼續書寫。

我的文字檳城,寫的是過去和現在,但該還有不應缺席的未來。因此,去年的三本新書和“老檳城三书”之後,20117月吧,對喬治市來說,這是個別具意義的月份,因此值得再為她奉上一份禮物,依然是文字檳城的……

 

201132日,南洋商報,讀書人版)

 

20117月補記:原定201012月出版三本書,後因校閱上的無盡拖延,《老檳城·老童謠》延至今年7月底以書+CD的形式出版,這有聲書也就成為20117月配合喬治市入遺三周年推出的獻禮了,原先的出版計劃順延之。

從生命本質談人的欲愛

◎杜忠全

近期因已經及即將舉行的同性戀婚禮,引起輿論界議論紛紛,而此事尤其涉及了宗教,因此更在宗教界產生漣漪。以下所說,概不代表任何一宗教的立場,僅表達個人的粗淺看法而已。

關於同性戀應否受承認的問題,一些神教或基於特定的經典或教條而予以彈壓,但如從佛法或佛學角度,這問題還得回到最根本,即同性戀所來何自?那是有情眾生的愛慾。

佛法說的含欲愛、有愛與無有愛等三種;欲愛含粗顯的淫慾,但後者並非佛法終極關懷的生死根本,才是。遠的不說,就現實而言,舉凡人對自體、他者(含物與人)的愛戀,在在都是。按此,同性之間的愛戀屬欲愛,異性之間的愛戀呢?其實也還是。因此,就根本而言,同性戀與異性戀本質上平等,他們都無法導向解脫的。

佛法是導人向解脫的宗教,而這生命解脫的目標,當然都不在有情的愛欲之中,佛教教團的出家制度,即是對此情欲牽絆的否定。這也就是說,就追尋生命終極目標而言,佛教是否定或超越有情世間之愛欲的——這包括戀物乃至同性與異性戀在內。

但是,能達至如此深刻之體悟而追求解脫或超越的,畢竟只是極少數的人。茫茫生死大海中載浮載沉的芸芸眾生,他們也需要佛法的救度,如此,他們的生命苦痛也能獲得適量的舒解。就此一層面而言,佛教對立基於愛欲而形成的結合,也就予以承認。愛欲結合中,淫慾是障道法,淫慾所來自的才是生死根本,而後者才是眾生之所以為眾生的生命本質,沒人能免卻的……

回到同性戀社群所遭受的社會歧視課題。如按佛法對人間愛欲的超越面來說,出家制的解脫之道是對同性戀及異性戀皆予以否定的;如按對人間有情的體恤與同情而言,在家的佛教則對兩者一視同仁:皆是為情欲所苦的眾生,何須厚此薄彼呢?這是按佛教的根本學理來觀待問題,就佛學談佛學。如回到世俗層面,則得考慮社會觀點了。佛教的世俗實踐是在根本學理的前提下按社會良善風俗為原則的,而後者是相對地因時因地而異,具變化改易之可能。

按此,同性戀與異性戀皆來自同樣的生命內在源頭,如若前者承受的壓力比後者來得大,則此額外添加者往往來自外在,而這已屬社會學的部份了,其救贖也只能來自社會。

2011825日,星期,光明日報,好評版,掩卷沉思專欄-29

重遊,老檳城八景

◎杜忠全

(注:明年出版檳城圖文書之前,先把部分文章貼上來吧,圖片大多從缺,待整理後書裏見……

是不小心翻找出來的,在一本已經教蛀蟲給蛀蝕了小半的,哦,那是一本早已逃逸的昔日時光不經意留下的殘舊小冊。然而,讓我的目光生了根似地停駐在上頭,並且還隨手抽起了翻開讀起來的,首先是那差一點兒沒剝落的書背。那看來黃得發黑又沾著蠟油跡的書皮上,鉛印著老喬治市某個角落的地址。老城的時間遺書,那倒要仔細瞧它一眼了,約略翻過幾頁之後,我眼前便霎時間一亮:

“嘿,原來老年代還當真有‘檳城八景’的名堂唷!”乍見之下,我登時一樂,隨即即沖口而出地說。

驀地裏冒出的,這當年的檳城八景,到如今就該是“老檳城八景”了吧?那麼,老檳城八景來到21世紀的今天,它們究竟是景色依舊乃至益添風姿,還是只剩得幾行殘遺的白描文字,眼下的現實生活裏都再難尋得了呢?小心翼翼地翻讀著黃得呈深褐色的舊書頁,就仿佛掉入了老檳城的時光隧道,書頁上的無聲文字,於是遂化為領路的前導,把一幕幕靜止或流動的風景畫面,一一都給招引到眼前來了……

壓藏在蛀蝕的舊書冊裏的老檳城八景,我其實不太確定,它們究竟是經何人的手筆來品題的,是這小冊所收主文的作者,還是摘錄自當時社會上乃至文化圈流傳著的現成文字?中國的江南名城杭州,老早就有聞名遐邇的西湖十景了,我們馬來半島的太平,據知大約在半個世紀之前,也在南來之後暫時棲隱太平湖畔的快樂詩人許建吾之帶領下,而有太平湖八景的品題和題詩。那麼,這在朋友祖父的遺物堆中整理而出的殘舊小冊,它的年代當然不會比西湖十景來得久遠,但似乎也不僅只半個世紀了。驀地裏“出土”的老檳城八景,這究竟是早前在島城落腳的某些文人筆下的創意品題,一種純粹個人化的文化活動,還是當時的人都普遍認可的呢?

其實都無妨,但這八景的品題底下,都附有一小段簡略的解題,也有詠題的七言律詩一首,就算它僅只是個別文人的創意活動,至少也在無意間留下一道時間的視窗。

那麼,有了這一道老視窗,也就讓我們得以透過時間的維度來窺視,窺視老檳城……

            200953日完稿)

圖說——

1.老喬治市的街頭一瞥,交叉路口上方交錯縱橫的,是已經消失的電車纜。

2.上個世紀約60年代,幾名妙齡少女在新關仔角(Gurney Drive)新增辟的堤岸合影,後方新栽植的木麻黃,而今已是參天大樹了。

3.北賴河口的貨運船舊影,無端引人思古幽情。

4.中華中學的一群童軍在港仔墘(Maxwell Road)的孔教會前集合留影,他們這是准備去郊外遠足?

51953年慶祝英女皇加冕的花車遊行,其中一輛花車行經喬治市街屋的跟前。

 

2009515日,星期五,南洋商報,旅遊達人專欄-40

《老檳城•老童謠:口傳文化遺產》書介

書名:《老檳城·老童謠:口傳文化遺產(Hokkien Nursery Rhymes In Old Penang)(書+CD

作者:杜忠全

出版:大將出版社

書系:大將千秋文化之16

日期:2011731

訂價:RM29

書介:本書為作者出版之“檳城三書”的第三冊,著重整理本土民間文學遺產的方言童謠,惟暫以作者自小接觸的北馬閩南童謠為限。作者自2001年開始有意識地搜集與整理以檳城為傳播中心的北馬閩南童謠,並配合書寫相關的散文作品。除逾40首方言童謠(附簡注及國際音標)及約20篇散文之外,亦一並收入作者的論文一篇,以茲參閱。

網購:老檳城 . 老童謠 (附贈童謠朗誦 CD一張)

 

 

推薦——

長期以來,忠全契而不舍、一步一腳印的實踐他所熱愛的鄉土口頭文學和口述歴史之采集工作,而作為忠全之“老檳城”系列套書之一的《老檳城·老童謠》已出版,對於喜好我國民間口傳文學和熱衷懷舊、尋根的讀者來說,相信忠全這本新書將是您所喜聞樂見的。

~蘇慶華博士(馬來亞大學中文系主任)

 

山歌、方言戲曲、童謠等,過去被認為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自從聯合國提出“無形文化遺產”的概念和維護措施後,大家才驚覺需要整理、保存和傳揚這些民間瑰寶。《老檳城·老童謠》的出版,來得正是時候。

~陳亞才(文化工作者,時事評論人)

 

《老檳城·老童謠》像是臺哼著古早記憶的老唱機。老童謠的保存,不是純粹的懷舊,它再現了地方語言與民間文學的豐富,是重要的文化保育工作。

~魏月萍博士(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我們有共同的情懷和堅持,但他比我多了一根“筋”。長久以來盤根在一座島,他不離不棄地記錄著在地原聲。這不光是一本“翻、看、讀”的書,即使有一天你離開檳城十萬裏,《老檳城·老童謠》仍流淌著一輩子的鄉音
……

~張吉安(愛FM《鄉音考古.思想起》節目制作兼主持人)

 

 

附:目錄

3          【自序】方音情懷

9          序/蘇慶華博士

15        從口耳相傳到文字記寫:寫在書前

19        凡例

 

第一輯:童謠

25        火金星,十五暝

28        搖啊搖

30        龍眼乾

32        草螟公

33        烏鴉

34        落街去蹢跎

36        做人新婦知道理

38        栽米栽粟來飼雞

39        暗瞢瞢

40       

41        新娘予火燒

42        數數童謠

48        La
la li la tam pong

53        墜咯墜兵兵

54                

59        白目眉

61        出日落雨

62        巴巴弄

63        風來

64        拍米糕

67        Yankee-yankee

69        搉额查某做夫人

70        禿驢

71        大肥大

72        家婆精

73        阿膨

75        月光光,秀才郎

77        抌蔥嫁好翁

79        紅毛諸婦擎tongkat

80    雷公咕咕霆

 

第二輯:散文

83        老檳城的閩南童謠

87        阿公阿嬤相攙扶的生活道路

91        從〈天烏烏〉談開去

96        螢火蟲的月光童謠

99        童年搖啊搖

103      戲耍笑鬧也唱謠

106      童謠裏的子孫繁衍

111      想像裏的拓荒歲月

114      番旁嬤與唐山嬤

118      老童謠裏的婦訓

122      消失的童年畫面

126      不來電的烏暗暝

129      童謠裏的頑皮

133      數字間的童言笑語

138
     La La Li La Tam Pong……

141      夢魂徘徊的地方

145      日常生活裏的音韻串子

148      從“菜店仔”想起的

151      老屋樹下的童謠記憶

 

附錄與後記

157      方言童謠的傳承與文化交融現象:以北馬閩南童謠的采集與整理為例

175      逗號,“老檳城三書”:兼代《老檳城·老童謠》後記

發展不是與過去決裂

◎杜忠全

吉隆坡蘇丹街與茨廠街因市中心的發展規劃而致百年老店屋面臨拆撤,這樣的新聞浮出報端,說實在的,乍見之初,我還以為自己生錯年代看錯了報紙!2011年年中出台的這一波新聞,與這十多年來古跡保存意識的抬頭顯得很不搭調呢。

過去人們的片面認知,大致以為所謂的發展就是破舊立新,掌權與錢的決策者如是,民間百姓亦普遍如是。

這所以,許多極具保留價值的歷史建築與場景,都在風風火火的發展巨輪下被碾碎了。然而,這說畢竟是過去。在發展可能帶來當前利益的同時,今天的人們已更懂得從多面向來看待問題了。城市發展之必要,以及古跡保存之必要,此兩者並非不能共存的。

今天的我們已體會到,發展並非抹掉先輩的足跡、不是要與過去決裂,而建設也非得讓歷史無立足之地不可,這兩者應能取得適當的協調——端看處在時間這一頭的我們能否更尊重歷史足履而已了。

 

留下歷史迴旋空間

凡發展必得有犧牲,過去似乎是硬道理,現在卻有待商榷。如說新建設能醞釀成城市的新動脈,這或許沒錯,但面對首都城中地帶而今已為數不多的百年建築,有關方面卻只是輕率地予以拆除,這樣的發展與建設卻顯得蠻橫了些:何以不為先輩篳路藍縷的建設路經乃至當代人們的生活情感留下餘地?新建設可以不斷地動工,但歷經時間之洗禮的老房子,卻只能減少不能再增多的了。

除非這城市不需要歷史,除非人們準備不斷地拆城與重建,否則在發展的過程中不妨為歷史留下迴旋的空間,而這樣的發展往往更能贏得人們乃至後代的尊重。

套一句人們說過的話,一個城市的發展如能因一棵老樹而拐彎或存一份心思來為它謀求存活空間,這城市的發展就更顯得有文化一些。

而今我們面對的不只是樹,更是人文建設的百年老屋,我們是否該在動手拆除之前細加思量一番?歷史古跡的價值該怎麼量化來計算?

面對發展洪流,從歷史時間一路走來的斑駁老屋,是否只能以無力的緘默姿勢來抵擋,然後走向空無的結局?8月中旬的某一天,我在蘇丹街的某一處角落聊了一整個下午,聽一個耆年老者說了不少老故事,故事場景已逐漸缺角了,以後,以後會否整個給抹平呢?

他們要就把整條蘇丹街都鏟除吧!年近九旬的老者氣憤難平地說……

2011817日,星期三,光明日報,好評版,掩卷沉思專欄-28

大家說方言

◎杜忠全

就自己在臺北那幾年的接觸而言,如果碰到不懂說方言的,往往那不是外省籍的同學,就是大臺北地區長大的城市小孩了;對這一部分的人們而言,“國語”(即我們的華語)即他們的“母語”,方言幾乎是不存在的了。至於那些南部上來就學的,無不說得一口流利的方言——有些甚至連“國語”都帶上方音,但沒人在意的,反正不上電臺做廣播,誰講究字正腔圓?

只是,也許是大勢所趨吧,後來這些“國語人”也開始學起主流方言,以利將來在社會上溝通?於是乎,原本早年在臺灣當局的“國語運動”下幾乎要被連根拔起的方言,在新的社會形勢下又“敗部复活”,迄今方興未艾,甚至已納入國民教育的教學體制,迄今可說生機勃勃。

當年在臺北的山崗上,同學向我說起他們的“國語運動”,說起那“說方言罰款”的陳年舊事,我一個勁兒地點頭,並且告訴他說,“我們那裏也是這樣呢!”在南中國海的南北兩端,我們的時代經驗竟也有所重疊,他聽了笑說,“原來我們都是受害者啊!”然而,馬臺兩地的情況畢竟有別,他們那是國家教育政策的強勢落實,我們這兒則純屬民間團體的推動,力道畢竟有別,惟其結果卻大致相似就是了。

只是,一個時代過去之後,他們那裏已著手挽救處於頹勢的母語方言了,我們依然無動於衷……

或許吧,當年倡導說標准語的未必就主張不說方言,標准語與方言也並非不能兩存的。只是,一個勁兒地倡導講華語,方言的生存空間卻遭大肆壓縮乃至斷層,當年的運動倡導者,或許也料想不到這樣的局面吧?話說早些年頭一次到中國大陸,無論是在水鄉集鎮還是蘇州、無錫等江南大城,耳聞當地人的交談,往往都是地方土語——作為遊客的我們當然莫參其詳,他們卻七情上面地談興正酣,待得轉頭面向我們,才轉換聲道說起普通話來。說真的,在那叫吳儂軟語填塞滿耳的當兒,我還真有種被欺騙的感覺:人家明明就是“講方言,多親切感”嘛!華語或普通話,分明那是用來跟外鄉人或像我們這般的陌生旅客溝通的;面對自己的同鄉,說的當然是鄉音啊!

當年把講華語搞到家庭生活裏——甚至連白發長輩跟後輩兒孫都口齒不清地說起華語來,以致抹殺了傳承母語方言的學習環境,這又何必呢?

201183日,星期三,光明日報,好評版,掩卷沉思-26

姓周橋與方言童謠

杜忠全

七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在喬治市的姓周橋推介一本新書(為何選姓周橋這與新書推介搭不上邊的場地?),書的主體是方言童謠的採集與整理(為何要進行如此的市井口謠收集呢?)上述的兩點都有人來相詢,於是略為說解一番。

擇定姓周橋來推介新書時,我就問橋上的朋友,說屆時阿某某回來不?他說應該不會,前不久才長途回來一趟呢!好嘛,那就這樣。當天清早,另一個朋友發來簡訊,說你在我們姓周橋推介新書嗎?來得及的話我就到場。最好你來!我說。

為何這麼說?我從來不住姓周橋的,但高中時代有同學住橋上,因此知道有這麼個所在(聽說當天有為著參與活動才頭一次踏入那裡的讀者或市民呢!)。那時期的連續幾年,至少到了農曆年,我都與一大幫夥伴熱熱鬧鬧地往那裡頭竄,拜年討紅包!後來出國升學了,每每在他鄉異地念想起家鄉的種種,腦海裡總也閃現姓氏橋的畫面:如此特殊的生活風情,在那別人的城裡是找不著的了。我的檳城記憶裡有著姓氏橋,當年的同班同學當然是因子,而回來後的這些年,也沒少帶外地朋友到那兒領略島城風情的,如今把新書推介辦到那兒,算是順理成章得很——已經遷出的老同學在活動現場出現,則是另一種圓滿了。

 

珍貴口傳文化遺產

至於為何要費那麼大的勁兒來搜集和整理這些過去的人們再熟悉不過的方言童謠,就有點兒千頭萬緒很難專從一處說起了。撇開個人情感,只就學理上來說,這些在人們眼裡毫不起眼的玩意兒,其實就是極有價值的民間文學——也就是我們幾代人的口傳文化遺產了。

20世紀初年,北京大學的諸先輩開始體認得這些口傳歌謠的珍貴價值,於是組織團隊來搜集與整理時,社會上也不乏質疑之聲的。

經過一整個世紀的發展後,包括中國與台灣在內,其實已積累不少這方面的採集成果了。那麼,不說其他的民間文學採集而說閩南童謠吧,在福建、台灣甚至新加坡等地,如今都能找到相關的整理文本了,咱號稱以閩南話為主流方言的大北馬地區,迄今卻沒有相應的初步成果來跟這些閩南方言區交流,豈不讓人遺憾?過些時候,如若中台學者有見及此而來為我們做這樣的工作,那尤其叫人情何以堪了!

如此經多番的折騰來搜集並整理這些口傳童謠,最主要的,即是基於這樣的認識了。


201189日,星期三,光明日報,好評版,掩卷沉思-27

與人民在一起

杜忠全

最近我總要回想起中學時代的懵懂舊事。

中學時代,為了準備高中會考,我們都勤於練習議論文。習寫議論文,不管是中文還是國文的,一個 最佳的取分途徑,就是在印刷文本之中找來一些官腔的樣板文章,然後吸收並模仿之;作為考試取分的捷徑,老師往往鼓勵學生這麼做,我們當然也樂此不疲。說真 格,這些樣板文章往往就像政令宣導那般,極盡分析那會兒的當今政策到底如何招引社會和國家的龐大利益之餘,再拐一道彎兒說它如何達不到預期的效果,而這往 往是一些執行上的偏差,不然就是人們體會不得制定者悲天憫人的苦心了。

當年我們依樣畫葫蘆地反覆論述者,一些已如過眼雲煙了,如向東學習者是,也有一些還延續到現 在,如官方機構私營化等等。回想起這些,總要為當年煞有介事又不無嚴肅地寫下的蒼白議論感到好笑。然而,當年誰會想這麼多?誰又不這麼幹?考生要的只是分 數,要是分數能穩當到手,誰還在意自己究竟說了啥?

只是,作為513年代出生的一輩,我們的民主洗禮其實是在1990年。話說那一年頭一次登記和投票,在檳城履行選民義務的我們,就風雲際會地參與了老佛爺敦林蒼佑醫生下台的龐大戲碼。

選票能結束一個時代

在這之前,我們的整大段生命——從童年、少年以至青年,都無不在老佛爺治下的檳城,似也以為這是無需前提的天長地久了。然而,那天下午才投了票,待開票夜之後,一個時代就轟轟烈烈地拉下帷幕了!

那一夜之後我們也就知道,握在我們手裡的選票原來具有十足威力,它能結束一個時代,更能開啟一個新的時代。

從前我們無意識地按官樣文章來展開論述,但這述而不作的鸚鵡學,在初次的投票體驗後即掃蕩 一空了!經驗告訴我們,政治權利來自選票,選票來自選民,而選民自有自己的意願與歸屬,往往不是哪個強有力者能支使或下達指令的。因此,沒有哪個騰空在雲 端的執政者,得眾人的付託才有政治領袖的出現。1990308過後,我們所理解的領袖二字,其實已不是哪個世家傳承的天生俊才,他得以隨時指點江山 並讓人們感恩戴德,不是。

所謂領袖,那還得與人民在一起,因此貼近民眾而體解民情,進而能實現民眾意願者才能擔當。只是,揮別懵懂以後,人們已意識到公民社會到來了嗎?

2011727日,星期三,光明日報,好評版,掩卷沉思-25

喬治市嘉年華是藝術節

杜忠全

配合入遺3週年而舉行的喬治市嘉年華來到7月下旬了,不少節目已落幕,也有節目正待開演,但究竟甚麼是喬治市嘉年華?它與入遺紀念慶典乃至農曆年的街頭廟會是同是異?關於這,相信多數市民依然有待進一步瞭解的吧?我不在籌劃單位,這裡僅就個人的旁觀體會略談一二。

為喬治市入遺紀念而舉辦的慶祝活動,其實只區區3天,內容包括入遺紀念日的全州公假與公私古跡單位的門戶開放等等在內。為了呼應入遺週年紀而舉辦的門戶開放與街頭歡騰,其實有個大前提,即要展現我們城市的人文生活風貌,包括過去與現在的在內,而後者尤為重要。這所以,義福街上的名英祠籌劃了先賢來時路,重現喬治市古街與百年前的老城生活,便是將歷史元素注入慶典,讓歷史時間暫時回到街區。然而,這只是蒙太奇,是經剪接而成的,不是當下的城市生活。一俟活動結束,特定的裝置與裝扮卸下,歷史也就回到過去,短暫的時間穿透只是提醒今人莫忘前賢披荊斬棘之開拓與艱辛。此外,為期3天的入遺慶典依然不是廟會,它的重點在於將古跡與歷史教育元素注入包括看、聽與走的各項活動,因此有街頭歡騰的視聽活動,有各語專題演講,更有週末的走古跡活動。上述種種,都屬入遺慶典。

此外,7月份的諸多演藝與展覽活動,那是與入遺慶典有別,但呼應入遺而盛大舉辦的藝術嘉年華。喬治市嘉年華的定位是藝術節,而提到藝術,我們無須立馬將之視為殿堂藝術,因其內容也包含了普羅藝術。整個7月的喬治市嘉年華,有從外國邀約而來及本地演藝團體與個人呈現的多項表演與展覽,包括音樂會、歌劇、劇場、畫展、多媒介展演等等,甚至借外國專才來檳期間舉辦了大師班。國外與本土團體的演出分別有售票(視類型與場地而有高價與普及之別)與免費演出,不同的社群也有不同層次的選擇,精緻高雅的殿堂藝術與民眾喜聞樂見的通俗表演乃至年輕社群的創意展示等等,其實都極盡包含。(現在我期待月底在社尾萬山舊地之河岸演出的2場街頭免費環保劇河與光之遇River
meet Light
……

喬治市入遺3年,日子不算短,但為一個大型嘉年華做規劃與定位,尤其要把明確的信息傳達予廣大市民,就顯得時日短促了。就已舉辦3屆之喬治市嘉年華 ——其實即喬治市藝術節而言,今年讓人最感欣喜與安慰的,應是那些平時不曾聞見但此時浮出台面的創意小團體,他們沒有豐厚的經費,卻有年輕的熱情與無限創意,平日似只在特定的小眾圈活動,此次自發性地在喬治市的不同角落點亮月份嘉年華的燈火,既照亮了老城的人文景觀,也讓人看到這世遺城市的生命力與未來景象。

今年度的喬治市嘉年華,其主力朝國際路線進發,一方面將譽滿國際的各領域專才請來或請回來,也以開放的胸襟將本土創意團體的展演納入其中,為這世遺城市注入藝術人文氣息的同時,更將宣傳做到最鄰近的國際都會新加坡,期配合世遺的光環而將之醞釀成區域性藝術節。喬治市嘉年華當然還能做得更好,但就今年而言,有關規劃即開拓了國際視野,也不忽略本土開發,這都是值得嘉許的。

 

2011726日,星期二,星洲日報,言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