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城的那些事兒》新書資訊

書名:島城的那些事兒

作者:杜忠全

出版:(怡保)法雨出版小組

年份:201012

頁數:221

定價RM15.00

洽購:法雨經銷處03-8061 6179 / 012-368 8081

網購:http://www.youbeli.com/23798224783034037027201232010720818-p-10399.html

简介:本書為作者的評論專欄結集,全書分六輯,即輯一“島城的那些事兒”、輯二“生活隨感”、輯三“賞心樂事”、輯四“逢年過節”、輯五“歴史省思”及輯六“語文與教育閑談”等。全書收84篇文章及附錄長文1篇,既有當下時空的島民島事,亦有千百年糾葛的史與文化省思,尤其著重在傳統與現代的夾縫中思索當下的生活文化。

 

附:本書目錄——

 

序一:從生活隨感到文化觀察/陳亞才

序二:島城的那些事挺重要的/歐宗敏

自序:我和我的島城歲月

 

<輯一:島城的那些事

01.告別社尾萬山

02.海嘯之後……

03.喬治市的姓氏橋

04.變色的山河

05.預言過後,我們都還在

06非洲紀行

07文化造街的期許

08中文路牌告诉我们的……

 

<輯二:生活隨感>

09.耶誕雜感

10.手機暢想

11幸運抽獎幾時休?

12煙遠留長乎?

13不讓一天無驚喜

14.某教授的失蹤

15.懷念三姑六婆

16.午夜的咖啡座

17.刮刮樂,誰刮誰樂?

18從漢服思索文化

19詩人的悲哀

20不仁

21.人類的意欲

22.漢服二三事

23.時間的遊戲

24不經之談

25為何小說

26生命的制高點

 

<輯三:賞心樂事>

27.從一場音樂會想起的

28.華樂、中樂、國樂與民樂

29.從女子十二樂坊談起

30唱什麼民歌?

31.從雲門的北京事件談起

 

<輯四:逢年過節>

32.恭賀新禧

33.端午隨感

34.中秋雜感

35.重陽節與九皇爺誕

36.文化遺產說端午

37.冬至漫談——關於冬至節復興的構想及過節實施方案

38.過了臘八就是年

39.年味的追尋

40.我看《保衛春節宣言》

41.天穿節說女媧與補天

42.上巳寒食與清明

43.州官與百姓

44.五月裏的圓

45.端午姓屈抑姓伍?

46一半

47.說給七夕

48.七夕:從冷寂到喧鬧

49中元與盂蘭盆

50.從重五的粽子說開頭

51.從下九日到觀音誕

52.七夕的話語

53.過月半

54.千年對話說古今

55如果嫦娥是女巫?

56從九皇齋會到登高

 

<輯五:歷史省思>

57.被歷史扭曲的靈魂

58為蔣介石平反談起

59.有幾個歷史?

60兩岸的事說清史

61.紛紛擾擾寧榮府

62.也談台灣問題

63.從河西到海峽

64.從龍應台公開信的論戰談開去

65.也說台灣意識

66.兩岸

67.面對文革

68For you,
Malaysia

 

<輯:語文與教育閑談>

69.量詞的笑話

70教師難為?

71.從生活態度談到語言態度

72馬來西亞的中文

73.談本地中文的貶詞褒用現象

74兩岸夾縫中的大馬中文——窩心貼心談起

75.不僅只於對錯那麼簡單——再談窩心貼心

76.從封殺網路中文談起

77.新村華青的教育問題

78.竹籬外的春天

79.漢字繁簡的爭議

80.再談漢字的繁簡之爭

81關於華文學會的一些思考

82教育的反思

83中文系還是漢學系?

84兩種華校體制

 

附錄

中文系學術定位的省思

作品發表記錄


來自民間,回歸民間——蘇慶華與馬新華人宗教研究

◎杜忠全


信仰與民俗,是百姓日用而不自知的,所以,早期的本邦華社,總是對從事相關課題研究的“自己人”異眼看待;近些年本土熱逐漸浮現後,人們才開始對那些抱著學術目的而前來探問信仰與民俗承傳及操作細節的國內外學人習以為常。就此一方面來說,這二三十年來都專注於華人宗教研究的蘇慶華老師,可說歴經了此中的變化。因此,自言“不問蒼生問鬼神”,甚至刻印章以為紀,既是對早期尷尬處境的自我調侃,其實也在說著反話。


 


華人宗教的研究,終究還是關乎人的社會群體,終究還是專事問著芸芸蒼生的事,鬼神云云,只是其切入點而已了。孔子對鬼神及人的生前死後所抱持的態度,一直造成人們的片面印象,以為鬼神之事既是“子不語”,那又何勞知識界投入研究?《論語·先進十二》載曰“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這二千餘年前聖哲的一番話,似乎為鬼神課題定了調,殊不知,聖哲的言教,其實只能據以探測儒家經典教育下知識精英的態度取向,對廣大的庶民社會而言,卻是另一番的景象了。


 


庶民文化的研究,就大中華學術圈而言,其起步甚遲,因此,直至20世紀初年北大諸留外歸國的學術人員推動俗文化(含文學)研究之時,即遭校園內外諸縉紳先生予以強力質疑。馬華及新華的庶民文化研究,其起步就更遲了,民間學者之外,學界的投入幾為鳳毛麟角。蘇慶華老師在碩士階段研究馬新華人的媽祖信仰,博士論文則以大馬一貫道為課題,此後除繼續追蹤這兩項課題的後續發展之外,也在華人宗教與民俗文化方面,交出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二三十年的埋首耕耘之後,現在終於來到收獲的季節,這所以,自2004年出版《馬新華人研究:蘇慶華論文選集》(馬來西亞創價學會出版)之後,蘇慶華老師在這近一年裏頭,即馬不停蹄地著手整理並出版了同一書系的第二卷和第三卷。


 


最新出版的《馬新華人研究:蘇慶華論文選集·第三卷》(聯營,201010月),內收論文10篇,附加書評與搶鮮發表的研究專案緒言各一篇。10篇正式輯錄的論文中,輯一的〈宗教、文化偏〉當為主力,該輯收入七篇篇幅較長的論文,占了全書逾三分之二的篇幅,內容涵蓋早期中國南來之先天道支派歸根道的生態研究、後期先天道的其中一支在臺灣發展成一貫道之後在東南亞華社的發展狀態、北馬民俗信仰中一直廣為矚目的七月中元與九月九皇會、新加坡城市發展趨勢下應運出現的眾神聯合廟等,而其中最為突出的,應屬冥婚的長篇論文一篇了。


 


人的一生有許多“過渡”的儀式,婚姻大事是其一,而生死更也是;此兩者的結合,縉紳先生往往難以置一詞,蓋“子不語怪力亂神”也。然而,聖哲說不得的,卻不意味無此事;人夭亡而後求婚,或生者出於情感需求而為亡者操辦婚配,庶民文化裏,古今多有此類的記錄。然而,即使是涉及此事者,意識上或也以此事荒誕不經,因而多不願對外人談論,導致案例訪查工作不易進行。該書所收《馬來西華人冥婚的案例研究——以冥婚類型與內容為探討中心》一文,作者上窮碧落下黃泉地搜集得18個案例,並據之進行論析,更獲得其中一位冥婚主持人接受訪查,因此極具可讀性,尤其還屬大馬冥婚研究的拓荒性成果。


 


輯二的〈歴史、社會篇〉收論文三篇,有為大馬茶陽會館追溯史源,也有論及大馬華裔穆斯林馬天英的專文,更有《閩南話童謠、俗語、謠諺初探——以檳榔嶼閩南話為例》一文;後者原在臺南的學術會議發表,之後雖為會議論文集正式收入,但一般讀者不易見到。這些童謠與俗語謠諺等,本是在過去的社會生活裏創生的,但隨著生活形態的大肆變化,它們已所存無幾了。本文之作,其實也以另一種形式保留了民間口傳文化遺產,因此彌足珍貴。


 


該書的論述對象,大致都來自民間,經學術的程序加以處理之後,讓它們的脈絡更顯清晰。此外,該論著以非學術渠道來出版與流通,則更貼近於民間,也得以讓民間的智慧回歸民間。


 


新書資訊


書名:《馬新華人研究:蘇慶華論文選集·第三卷


作者:蘇慶華博士


出版:(吉隆坡)聯營出版社


年份:201010


 

2010122 & 3日,星期四、五,光華日報,新風版)

檳城情結

杜忠全

後來仔細回想,原來我的成長年代正好碰上檳城的大轉變年代,那是幸也是不幸。幸運的是,如今這島這城的許多新建設,大多都在自己的成長時代堆砌成形,讓自己懵懵懂懂地成了新時代的見證人了;不幸的是,自己竟趕得上看一眼老城舊時的生活風情,因而在心底埋下一份頑固的憧憬……

於是乎,撥開影像已然模糊的大世界遊樂場,我一直都記得,在光大摩天樓矗立城區之後,那頭一次被領到擎天巨柱底下享用美式快餐的新鮮與愉悅感;後來的青春記憶,總也繞不開那沒少教自己迷途不知所向的八角形廣場。檳城大橋正式通車的隔年,自己屆齡領了駕照。新手上路,因為要到大橋邊上的師範學院,卻沒頭沒腦地誤上引橋;眼看別無退路了,當時滿心不樂意地夾著滿股清風和一心的懊惱跨海而去,心不甘情不願地付了過橋費再繞回島,見了姐姐卻顧左右言它,只在心裏存下一份私密記憶,誰也不說。

童年的港仔墘和新街,少年時代的光大廣場和大橋馬拉松,讓我們這一輩人的成長記憶給切分為老檳城時代和現代新城兩截了,前一小截模糊而溫馨,後大半截清晰而親切。揮別中學生涯,我們都趕在1990年登記為選民,然後以一種說不清的複雜情緒,讓自己跟這島這城一起結束一個時代……

趕在60年代的最後一個年頭前來報到之後,所有的這一些,後來都沉澱為我們的檳城情結了……

20101130日完稿)

2010126日,星期一,光華日報,文藝光華-回顧巨人身影,悼別敦林時代特輯)

一葉知佛,法喜迴盪在人間

特約:江子

印順導師直探佛陀本懷,勇猛熱切的抉發佛法正脈,促進了佛教義學的普及和發展,他被稱為佛學研究派的領導人,人間佛教的播種者領航者,傑出的佛教思想改革家兼佛教思想史家,明末以來,中國佛教界的第一具有思想內涵的高僧,甚至有人稱他為玄奘以來第一人,這些稱譽彰顯了印公導師在佛教界與學術界的重要地位。

人間佛教是印公導師佛學思想的中心,目前為馬來亞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及報刊專欄作者的杜忠全,特以《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為碩士論文,在當代佛教界逢勃發展的人間佛教熱潮中,他重新檢索印公導師的著作及相關文獻,以求真切的分析及整理印公導師人間佛教思想的實質內涵及思想缺陷的相關問題,他這篇碩士論文可謂為本國佛教學研究注入一股生氣。

請杜忠全講師,談談您深受印順導師的一生思想中,哪一部分的影響?

至今我依然認定,自小接觸的五四新文學諸家以及藝術代入宗教的偈言,以及家裡對信仰活動一向不熱衷的態度,是推遲我接觸佛教的主要因素。

當時我認為宗教是過去的殘遺,現代社會只需要科學和藝術,這是五四諸公的文字傳遞而出的信息。因此,到了中學時代,即使一個很要好的同學是佛學會的活躍分子,但我都沒興趣探看個大略。

生命脫繭,開悟生活

一直到我還未赴台灣念大學前,在家自修的那段日子,從一高中同學那裡接觸到馬佛青出版的弘法小冊子,當時赴台歸來的繼程法師大力推介的《妙雲選集》,成為我理解佛教的重點讀物,因而接觸到印順導師的著作,始發現道家沒有方法,佛家有方法,在片面印象的燒香拜拜以外,原來佛教還蘊含對人生乃至生命的深睿智慧。

那年,1991年,我正式皈依,打那之后整個90年代,算來是我的妙雲歲月了。后來,我也到了台灣留學,回想起來,我念中文系的動機裡頭,其實有著那幾年對佛學的熱衷與投入,包括自己瞄準的落腳點──選修台北中國文化大學,那山崗是早年印順導師應邀授學的舊地頭,山腳的臨近處,就是我崇敬的聖嚴法師所開創、禪風鼎盛之農禪寺,以及佛教學術要津的中華佛學研究所了。

畢業離台后,我到新加坡就讀當地的國立大學中文系碩士學位,我便立定主意把《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作為論文課題,對當時的自己來說,這不僅是為了完成學位的畢業論文,更是一種生命脫繭儀式的最終完成。


杜忠全:印順導師綜合整理歷來流傳的佛教學理,以歷史時空中出現的「人間佛陀」為信仰對象。如此佛陀形象更親切于人間,更接近平常人的作息。



平凡中見不平凡
法眼看山是山

導師寫道:從一生的延續來看自己,來看因緣的錯雜,一切是非、得失、恩怨,都失去了光彩而歸于平淡。導師說自己一生平凡如落葉,但他的佛教理念卻顯示他的不平凡。在您的心目中,導師是一個怎樣的人?

導師是一個很通透,生活踏踏實實的人,導師的一生,真正是為探求佛法的真義而活,客觀的因素是那時代的因緣,主觀的因素是他的性格,這份為法的願力,不但支持著他孱弱的病體,也是使他無視于人事的纏縛。他形容自己是平凡的人,宗教的人生都是平凡的,我們要向他學習,要面對、接受自己的平凡,就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在他的字裡行間,我們不僅看到哲人的悲智典範,也看到導師在平凡中蘊含出非凡的一生。

七萬文字傳后世
執筆寫熱心腸

印順導師留下700萬字的著作,他的佛教思想不僅影響佛教界,更包括學術界,他一生為佛教的純度而努力,結果為佛教探出了一片春天。您曾寫過一篇《1996年春天紀事──印公導師親訪記》,請談談您對印公的印象記……

1996331日的下午,我的記憶畫面一直都定格在華雨精舍裡頭的面見場景了,向來只在書上看到的熟悉身影,在我們踏入大殿之時,就已經滿臉笑意地站在大殿前側了,年齡老邁的導師為人闡述法義的滿心熱誠,我還是在面聆開示的那兒十分鐘裡,深刻地感受到了!

導師自壯年直至超過80高齡了,卻仍憑著一股為佛法為現后世的眾生,疏理法義而執筆寫作的熱心腸,那時就蘊含在他聽取了我的發問之后,滔滔不絕的開示當中。

冀未來開花結果
春風度化青年

2009年,您將《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的碩士論文結集成書,請略談談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之精神與特色……

人間佛教是印順導師佛學思想的結晶,也是他依循義理探討的進路,對印度佛教作通盤的瞭解之后,回頭面對現實的中國佛教界,而提出的一種思想性的改革要求。

人間佛教是印順導師對歷來流傳的佛教學理作了一番綜合整理的成果,他認為這是契合于佛教的諦理,又符合當前時代機緣的佛法。他是以歷史時空中出現的人間佛陀為信仰對象,這一歷史形象無疑是來自原始聖典。如此的佛陀形象更親切于人間,更接近平常人的作息,與部分大乘經典中千變萬化的佛陀是有著明顯的差異的。

人間佛陀史形象的突顯,一來是為了對治佛教天神化的發展傾向,再則是成為了人間佛教實踐者的具體典型。

人間佛教思想是印順導師步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之后,追慕人間出現的釋迦牟尼佛與龍樹之綜合整理佛法的精神,在歷史源流的印度佛學之諦理性,又不失中國佛教界的現實性需要,尤其是在這工商社會的時代,在無山林可守的情形之下,佛教與社會的緊密結合,已是必然趨勢。

在佛教世俗化發展中,如何能契合社會需求,卻又不失佛教特質,應該是關切佛教未來發展者不應忽視。印順導師在部帙龐大的佛教經論與時代機緣雙方面的考量之下,提出了其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是直至目前為止思想體系最完整的新時代佛法。

人間佛教期待著未來的開花結果的同時,應該把希望寄寓于青年身上,積極展開教化沒有傳統思想包袱的青年大眾,這樣把人間佛教的種子播于青年群中,才有豐碩的果實豐收于未來。

20101115日,星期一,中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