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檳城路誌銘--路名的故事》

書名:《老檳城路誌銘--路名的故事

書系:大將悠遊08

定價:RM 20.00

頁數:168

開數:32

版式:橫排

字體:簡體

封面:四色,回折

版次:第1版第1

出版:20098

裝訂:膠裝

ISBN978-983-3941-54-4

商品碼:978-983-3941-54-4

作者簡介

杜忠全。檳城人,1969年出生,臺北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畢業,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碩士,目前為馬來亞大學中文系博士研究生,報刊專欄作者,曾任學術行政兼從事教學。1993年赴臺念中文系,無關寫作;2002年開始重新筆耕,無關文學,只是一種回歸儀式,書寫生長與生活的檳島。2005年獲星洲日報第八屆花蹤文學獎散文推薦獎,結集作品有《青年人間佛教》論文集(2006,馬佛青佛教文摘社)、《老檳城·老生活》(2008,大將)、《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學術專論(2009,法雨)等。

 

內容簡介

本書為作者的第4本個人作品結集,收散文小品46篇,主要整理自2004-2005年間發表的專欄小品。作者以島城後生代的舊情懷與感性筆觸遊走喬治市,在作為活古跡的華人路名符號裏,追尋先輩開埠建城和生活紮根的历史過程,化锂史符號為感性小品。本書獲文壇前輩何乃健、陳蝶、學者林春美博士和陳耀威等人的專文撰序,並配有檳島插畫家莊嘉強的鉛筆畫20幀,書末附《喬治市路名對照表》和街道地圖一幅,宜為文藝閱讀,亦尤適合作為文化旅遊導引書。

 

推薦——

對我這出生及成長在喬治市世遺核心區的老檳城來說,反映當地人生活縮影的華人路名,必然是生活的一部分。唯在品讀《老檳城路誌銘:路名的故事》之後,每每漫步在這些古意盎然的街道,一種浪漫的情懷便油然而生,對老街區所散發的古風韻味和典雅淳樸的民風,也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林玉裳(檳城古跡信托會財政)

《老檳城路志銘:路名的故事》紀錄了檳城喬治市區內主要的通俗路名/地名。這些老檳城耳熟能詳的名字背後,是舊時城市中最底層人民的生活縮影、是一般历史書所遺漏的另一個史實。當這些路名就快要我們的記憶中消褪之時,幸好我們還有杜忠全。

——張集強(古蹟保存工作者)

 

 

目錄

 

3 序一 路志,與作為散文的路志  林春美

10 序二 穿越老檳城  何乃健

15 序三 忽然懷鄉   

19 序四 觸摸記憶模糊的老年代  陳耀威

21 自序 喬治市的時間維度

31 檳榔嶼和庇能

35 喬治市的路名

38 喬治市路名的民間系統

43 吉寧仔街(Chulia StreetⅠ)

47 大門樓(Chulia Street Ⅱ)

50 牛干冬(Chulia Street Ⅲ)

52 牛車水(Burma Road

54 二奶巷(Market Lane

58 愛情巷(Love Lane

60 孖水喉(Love LaneⅡ)

62 舢舨巷

66 大水井(Pitt Street Ⅲ)

70 椰腳(Pitt Street Ⅲ)

72 柴路頭(Chulia Street
Ghaut

75 柴埕Ⅰ(Maxwell Road Ⅰ)

77 柴埕Ⅱ(Bakau Street

80 鹹魚埕(Prangin Lane

82 胡椒埕(Sungai Ujong
Road

84 刣牛後(Malay Lane

86 火車路(Gladstone Road

90 中路(Macalister
Road

92 港仔墘(Maxwell Road Ⅱ)

94 港仔口(Beach Street Ⅱ)

96 吊橋頭(Penang Road Ⅲ)

98 沓田仔(Carnarvon
Street
 Ⅲ)

100 打石街(Acheen Street

102 高樓仔(Acheen Street

104 色蘭乳巷(Muntri Street Ⅰ)

108 大街(China Street

111 中街(Beach Street Ⅲ)

114 新街(Campbell
Street

117 社尾(Beach Street Ⅵ)

120 過港仔(Bridge Street Ⅰ)

122 甘榜內(Carnarvon Lane

124 油較路(Madras Lane

128 風車路Ⅰ(Brick Kiln
Road

131 風車路Ⅱ(Brick Kiln
Road

134 緞羅申(Beach Street Ⅳ)

136 新萬山(Market Street
Ghaut

138 五盞燈(Magazine
Circle

141 打銅仔街(Armenian
Street
 Ⅱ)

143 打鐵街(Beach Street Ⅴ)

146 釘牌間(Penang Road Ⅳ)

148 打索街(Rope Walk

150 漆木街(Bishop Street Ⅰ)

154 老檳城說書

158 喬治市路名對照表

新世界的煙塵往事(下)――老檳城遊樂場紀事之三

杜忠全

名號的遐想

回憶舊時代的新世界,當年那裡頭的三個表演舞台,肯定是讓歲月的過來人無法忘懷的:

這三個表演舞台的規模都不一樣:大舞台叫檳城台,中型的叫做新加坡台,最小的是怡保台……”謝清祥先生說。

哦,這是當時人們的口頭稱呼嗎?我問。

不是的,他說:新世界大門外的節目告示板,就這麼明文區別這三個舞台的。

這名號上的區別與舞台規模的大小相比對之後,其透露而出的心理底蘊,如若仔細加以琢磨的話,其實還挺有意思的:以檳城為大,新加坡次之,這當然不是客觀世界的如實反映,而是在地人民的一種心理體現;如果要說島民心態的話,不知這可否作為其具體表現之一種呢?最後取怡保而捨吉隆坡之名,就不能說完全沒有客觀的依據了:因錫礦業而繁盛的山城怡保,就是比吉隆坡開發得早,其早年的歷史也跟檳城維持著密切的關係。新世界的舞台,先不急於掀開其簾幕,光只其名號的安取,就已引人遐思了……

表演舞台的記憶

小型的怡保台之外,規模較大的檳城台和新加坡台,分別座落在環球戲院的兩側;原先佔地面積5英畝的新世界略呈長方形,檳城台幾乎就建在最中心的位置了,新加坡台則挨向亞丁路(Hutton Road)的圍牆邊(廢置後的某一段時期,此舞台的建築體一度修建成民政黨總部,因而見證了80年代檳州的政治風雲)。戰前歲月畢竟飄散如煙了,戰後五六十年代前後的二十餘年間,新世界最惹人矚目的,也是後來記憶影像最是集中乃至徘徊不去的,就是這兩座室內舞台了:

它們一直都是國內外劇團和歌台來檳城作售票演出的舞台了……”歲月無痕,歌衫與舞影,後來都隨著新世界的廢置而荒蕪了,但記憶一直都在:悉數扥出那舞台上的前塵影事,那些歡歌笑語隨風逃逸之後還惦記到如今的,謝先生於是羅列了一大串的名單,序列頭班的,就是當年紅遍馬星兼及東南亞的鶯燕閩劇團了。這之外,還有碧華閩劇團新臺光閩劇團陳惠珍(Rose Chan)艷舞團章珊珊等章家三姊妹和劉冰歌劇團,以及其他方言群的傳統劇團等等,這,尤其是馬星尚未分家之前,兩地的演藝版圖連成一塊的光輝記憶了:

鶯燕閩劇團的領班人物是新加坡的林家姊妹,結合聯邦半島的藝人組合而成的。馬新分家之後,這種組合就面對諸多問題,後來也就解散了。謝清祥先生說:在輝煌時期,鶯燕團來新世界演出,多是選擇比較大的檳城台,只有少數的幾次在新加坡台……”

別的都略去不提,謝先生只興致勃勃地說著鶯燕閩劇團演出的售票和入座情況:

當時單買一張入場券是2元,要是你買下整本票券(10張)的話,就只收18元,省下2元了!這之外,雖然是售票演出,但原採取不劃位入座的新世界舞台,卻也有另一種特權待遇的情況:

如果你跟劇團的演員有交情,或是跟工作人員相熟識的話,就能得到預留特定席位的待遇了。他說:進場的時候,工作人員先在預留的位子上貼上保留Reserved)的條子,到時直接為你帶位入座就是了……”

除了這,新世界的檳城台曾創下的紀錄是:60年代初期,來自台灣的新臺光歌仔戲團進駐新世界,演出接連維持了個月之久。雖然那是劇團留駐,演員則在馬台之間輪番接替的演出方式,但謝先生說:

真奇怪,也不知道怎麼能逗留那麼久的呢!

◎商業展覽會

除了日常的表演節目和吃喝玩樂的消遣之外,新世界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恐怕還是一年一度的商業展覽會了:

那是由檳州中華總商會籌劃舉辦的商展活動,地點就落在新世界的一片空地上……”

不是Pesta,是Trade Fair,那是民間組織自發性操辦的,一種結合商業展銷與大眾娛樂的短期性活動。沒有商展的時候,那裡原是一大片空地,是籃球健兒鍊身手的地方,也是不定時舉行摔角活動的所在。到了商展季節,空地上就撘起了臨時攤格,五色的燈泡裝飾起來──如果參展單位多了,甚至連怡保台也給拆卸了擴充場地,然後,來自四面八方的人潮──不光檳威兩地,而且還吸引了整個大北馬地區的人們,盡都往新世界潮湧了去:

那是免費的,裡頭不另設門閘賣票,只要持有新世界大門票,就可以參觀商展,感受一年一度的熱鬧了……”謝清祥先生說

在謝先生的回憶裡,那才是真正的商展:來自國內外的參展單位,都衝著人們一年一度放寬消費額的季節,紛紛前來推介新產品或拼業績。商展期間,有人趁低廉的展銷價小包提大包扛地往家裡頭搬,而不買的也帶了一家老小前來感受旺盛的人氣,算得上是一年一度的高潮節目了:

商展時,某些商家會在新世界大門口向人們派送優惠券,或者免費兌換贈品或飲料的憑據。而且,主辦當局往往也配合活動舉行商展小姐選舉,選票隨大世界的門票附上,讓人們去投選心目中的佳麗。謝先生告訴說:這個時候,一些有推派代表參選的廠商,就會以贈品來向人們換取未劃選的選票,以增加己方勝選的機會呢!

嘿,那不就是一種公然的買票行為嗎?我笑問。

誰說不是,但什麼人會在意呢?他說。

說來也是,這本來就是一種商業性的投選活動,對廠商來說,他們要的是那投選過程與勝選之後的廣告效應,而在群眾而言,以空選票換取實用的物品,與商家之間的勝負相比較,後者顯然就無關痛癢了。數十年之後,什麼白花油小姐、萬金油小姐、╳╳蚊香小姐等等的,都只是記憶裡的換場人物,曲終人散又歲月悠忽之後,這些也都讓流光拋盡,也顯得無足輕重了……

◎最後,一直到最近……

最後,新世界遊樂場的燦爛燈火就不再亮起來了。最後,新世界也只在一年一度的商展會期間,才又向人潮開放了。最後,最後連商展會都撤出新世界了,新世界於是便成為被人們遺忘的老世界了。70年代初歇業廢置之後,往往總會有那麼一些歲月的過來人,他們還把關切的目光投向小吃攤背後的老門牆,一直到重新打造的新世界行將揭幕的消息又流竄而出,於是又牽動了一長串的老記憶為止:

我去張望了一下,有人告訴說:現在新造的大舞台,比以前的檳城台還要大上兩倍呢……”

不難想像的是,不久之後,轉手經營的新世界重新開業了後,會有那麼的一些人,他們會以兩種眼光來重遊新世界:一是好奇的目光,用以探看新世界究竟如何地變身,然後重新走進人們的生活;另一則是懷舊的目光,用以重新勘查當年的舊角落,以及自己的青春年月……

2007221日,星期三,光華日報,新風版,1786走來欄,老檳城遊樂場系列88

重遊•極樂寺——旅遊•历史•童年印象

◎杜忠全

旅遊版圖上的極樂寺,历史脈絡裏的極樂寺,景點規劃下的極樂寺,還有人文薈萃詩文翰墨交疊的極樂寺,新春期間燈火璀璨遊人如織的極樂寺,當然更還有藏在童年記憶深處的,以及登山時側仰或俯視的極樂寺……這些親眼所見間接聽來或輾轉讀來了烙下的印象,後來也就交織成鶴山腳下人腦海裏的多重影像了……

歲月悠忽,當然早已不記得生平頭一次到極樂寺遊賞的畫面了,然而,自打童年以來多番重遊之後,阿依淡人看極樂寺,自然與遠來的遊人懷抱不一樣的情愫。近些年來偶爾重上鶴山遊極樂寺,越來越感覺仿若步入時光甬道了那般,過去與現在的多重畫面,往往都要交疊浮現。

穿過市集的人群步入通道了登上石階,商家的招呼聲此起彼落,走到盡頭拐入第一道門之後,童年時隨大人到極樂寺,看到的往往是高門巨柱的恢宏廟宇群,而更樂開懷的,當然是舊時的兩座放生池——沒有商家環繞包抄的擁擠,那是視野開闊的山坡地,記憶裏搜不出清晰的畫面來,但老照片上有——老檳城說,那還是半個世紀前相約相親的人們做狀喂養魚龜實則互看的地方哩!老照片上有的,當然不僅只這個,還有山前山後或黑白或退掉顏彩又泛黃的,那童年時代的老極樂寺……

比自己的童年,也比許多老檳城的童年來得邈遠的,是極樂寺的開山營建。百年光陰悠悠過,漫長歲月以來,名流騷客來山遊賞之後,每每留下不少历史足跡;沿廊亭攀石階一步步地登上寺門,以前看到的是沿途的乞討者,後來才曉得留意路旁累累山石上的題刻;倘若是有心人,自然能從那些字跡裏間,聽到历史的微細聲息。

在旅客眼裏極具特色的極樂寺萬佛寶塔,當然是檳城的旅遊地標之一。旅遊以外,當初在阿依淡辟山林建叢林的历史意義,當年童稚的雙眼當然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從廣福宮觀音亭的承包香燭碼到極樂寺的矗立鶴山,首先那是大馬漢傳佛教終於從民間信仰脫離而出的標志性建築;在中國以外建叢林道場後既御題匾額又欽賜官版藏經,那裏頭含有滿清末世執政者之政治考量,也有著佛教僧人向南天海隅弘法布教的宏大願心。此外,還有名僧虛雲老和尚在檳城港口上岸時“祥光直射鶴山”的傳奇、戰前南來的廈門名僧會泉法師與老友太虛大師約在極樂寺作最後一次晤面敘舊……百年歲月從頭看,作為鼓山湧泉寺海外下院的鶴山極樂寺,它能告訴我們的,當然要比旅遊手冊或網頁上的還來得多來得有历史厚度的!

 

圖片說明——

1.沿廊亭步上石階了穿過“覺路”,才能進入極樂寺的山門。

2.光緒廿九年(1903),戊戌變法失敗後南走檳榔嶼的康有為在極樂寺留下的“勿忘故國”題刻,而如今這裏也成為我們的故國了。

3.步入寺門即見開山住持妙蓮和尚立下的寺規,寺名前冠以“勅賜”二字,表明該寺在開山年代並非一般的私建佛寺。

4.大殿上方的梁畫色彩鮮豔,說起來與原屬清代建築的寺樂寺並無風格上的沖突。

5.細看大殿裏日常課頌用的大磬,原來都已是历經110年悠長歲月的古物了。

6.大殿上方懸掛的“大雄寶殿”匾額,看清楚,那可是光緒皇帝的御書。

7.萬佛寶塔前方的“海天佛地”題字,細讀上方的印章,那是“慈禧皇太后御筆之寶”。

8.攀爬了無數的石階,到這兒這才算進入極樂寺的寺門,入此門後的建築群,當年就按照禪宗叢林的傳統格局安排了。

20081128日,星期五,南洋商報,遨遊天下,旅遊達人專欄-32

《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後記

杜忠全

本書原為我的碩士論文,但也不能說完全是。基本上,1999年的下半年,在新國大完成學分部分的修讀後,我就回到家鄉全心全意地投入畢業論文的寫作,那時完成的初稿,就如本書所見之面貌了。然而,最終在定稿提交之前,考慮到系方規定的字數上限,遂在指導教授蘇新鋈老師的建議下,抽出原第二章兩個小節的全部文字,只保留其少部分來與後一章相結合。現在把抽去的文字悉數補入,算是恢複當年初稿的原初面貌了。此外,除了在文字上略作修飾之外,本書基本保留了1999年定稿之時的原貌,那也是當時自己的思路和水平,而未作太大的增刪。

需要說明的是,本書的部分文字,過去曾在刪除絕大部分引文和腳注文字之後,以一般論述文章的面目在南洋商報人文版發表,以方便一般讀者閱讀;後來,包括這一系列文字在內的佛學論述文章,也曾結集成《青年·人間·佛教》(馬佛青佛教文摘社,2006)一書。原書第二章的第二節,也曾在2004年以《中國佛教改革的路程——對太虛大師人生佛教的一種理解》為題,而在研討會上宣讀發表,並且也收入該研討會論文集和前述之個人佛學論述集當中。無論如何,腳注和引文被刪略的和被單篇抽出發表的,而今都恢複它們的原貌和原來的章節位置,而在本書作一完整的呈現。

本書的出版,首先當然要感謝我在新國大的論文指導教授蘇新鋈老師。當年向系方提出這一論文課題時,蘇老師當即應允指導,因此乃有本書的撰寫。許多年過去了,這些年來雖然一直都在文字堆裏打滾,卻在佛學研究專業方面不算挺投入。廝混多年後,去年決定繼續未完的學術路程,並且還往佛教研究的領域進發,遂有了結此一“公案”的念頭。提出自己的想法後,繼程法師慨然應允出版,故此才有本書的正式出版。

要感謝的人當然很多:在予以出版之外,繼程法師還為本書揮毫題寫書名和題詞,開捨法師、愛心姐、書優博士的撥冗撰序,讓本書增光不少。此外,臺灣《福嚴會訊》主編開仁法師慈悲提供導師法相之圖片檔案,學生李振輝和法雨出版社的義務編輯石雲彩居士分別承擔了繁瑣的排版和設計印刷等相關事宜,這裏也向他們致以深深的謝意。

2009426日深夜於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