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巫教時代的菁英

⊙杜忠全

月餅盒上的嫦娥,是我對嫦娥最初的記憶。小時候,過節最企盼的就是吃,節日食品最引人期盼,而一年一度過中秋,月餅盒上都印著綵帶飄飄的月中仙子;打開正四方的月餅盒,月餅就在裡頭了,所以對送月餅來的嫦娥印象深刻。

中秋神話裡頭的嫦娥、后羿、玉兔、吳剛等等,都是家喻戶曉的神話人物。我認為即便是現今的小孩都認識他們,只是不同在於,在我那年代的孩子,認真地聽了嫦娥的故事後,會想像奔月的浪漫與神奇,而如今的小孩,也許會賦予神話故事新的認知角度與觀點。

我不會跟小朋友說嫦娥的故事,因覺得老生常談也了無新意了,加上不曾在教學上跟小朋友有所接觸,而我們自己都不信其有了,說來幹啥?後來我反而喜歡說,嫦娥可能是個“女巫”。

我在《島城的那些事兒》一書寫過一篇〈如果嫦娥是女巫?〉的文章,文中寫到--“女巫”並非一般人刻板印象中身穿黑長袍騎掃把的西方巫婆;原始巫教時代的巫,是一個社會裡掌握了溝通天人之專門知識的菁英階級!由此來看,遠古的奔月神話,說不定是一個知識人為天下蒼生的全體利益而犧牲自己,義不容辭地以殉己的方式來完成解禊消災的歷史記事。

神話中的嫦娥即使奔月而去了,並非一定落得詩人李商隱筆中的碧海晴天夜夜孤寂,只能守在廣寒宮裡悔恨懊惱的結局。嫦娥應悔偷靈藥,那是她後來在奔月與后羿射日這兩個各自獨立的遠古神話被結合一起,並且作戲劇性的情節發展之後,才被紹續神話者指派的悽涼結局。

如今的影視作品、網絡信息等等,都不難接觸到相關的資訊,小朋友只消按幾個鍵google或百度一下,嫦娥就從廣寒宮飄然而至了;如果不曾聽過,那是因為他們還有其他更精彩的虛擬世界,不像從前的小孩只能對著窗前椰樹梢頭的中秋圓月來想像廣寒宮和嫦娥的美貌。

嫦娥與中秋,就好像端午與屈原、七夕與牛郎織女等等那樣,雖然節日源頭與內涵並不只那樣,但不妨就讓這些形象鮮明的歷史或神話人物來“代言”。如果還有興趣的,就能沿之去追溯一番,找到更豐富的節日意涵。就像嫦娥的青春不老,除了作為節日神話來喝茶吃月餅,其實還能讓人想到青春常駐與長生不死,中秋除了吃月餅,其實還寄寓著古人的這願望,這也才是中秋文化的核心所在。

流傳於民間的神話慢慢地娛樂化與情節化,歷代以來不斷地加油添醋與添枝加葉,而不同的時代對古代流傳而來的神話往往會做出不同的詮釋與演繹,比如嫦娥神話與后羿神話原本各自發生與流傳,後來就結合併“結婚”了,再加上西王母、不死藥、吳剛伐桂、玉兔搗藥等等,神話也就成為仙話了。

神話人物的意義,這得由神話學者來詮釋,或結合遠古史來探討,只要他們存在,就留下一份密碼傳之將來,究竟如何,難說。再說民族傳統節日往往不乏神話與傳說,現實意義的話,就說讓人們在眼前的瑣碎生活裡暫時“超現實”,也在現實的時間裡得以跨越時空;文化是源遠流長的,民族節日往往是一個民族古老文化的積澱層,每年過一次節日,也每年重溫一次已被眼前的生活所遺忘的古老記憶,這就是文化傳承吧,真或假都不關事的。

(2013年9月19日,星期四,星洲日報,副刊專題)

嫦娥,巫教時代的菁英

嫦娥,巫教時代的菁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