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講華語少說方言 家鄉話少了家鄉味

@陳燕妮報導

(檳城22日訊)很多現代家長爲了迎合精英教育的走向,加上中文隨著中國的崛起而受重視,從小以華語及英語和孩子溝通。這使到越來越多小孩不會講祖籍方言,對家鄉話一知半解。

鄉團擔心方言沒

眼看著我們最熟悉的方言日漸式微,有人將此歸咎于80年代起的“多講華語,少說方言”運動。但也有人認爲,方言有一定的生命力,不容易被消滅。

追溯歷史,我國“講華語運動”始于80年代,主要由民間華社推動,以向新加坡看齊。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是于1979年發起“講華語運動”。

初時,“多講華語,少說方言”運動以團結國內華人之名,在我國華社如火如荼進行時,深入各層各面,包括鄉團組織和華文學校。現今許多受中文教育家庭以華語爲第一語言,方言反而少用,讓鄉團擔心方言會有沒落的一天。

杜忠全:家庭制轉變衝擊

本報記者專訪拉曼大學中文系講師兼馬來亞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杜忠全,檳威華校董事聯合會主席許海明局紳、檳城“福建專家”謝清祥及年輕家長以瞭解他們對于華語成爲第一親子語言,方言逐漸式微的看法。

長期專注于檳城在地書寫與民間文史搜集的杜忠全認爲,導致現代家庭較少使用方言與孩子溝通,最關鍵的在于家庭制的轉變,即由以往的大家庭轉爲80年代後持續至今的小家庭制。

他表示,這個情况比80年代初推行的講華語運動所帶來的衝擊更大。

他指出,到20世紀70年代爲止多是大家庭共住一處,由于家裏仍住著說方言的老人家,讓小孩子從小在方言的世界中長大,自然說得一口流利的方言。

“不過,80年代過後,小家庭制開始形成,除了家裏不一定住著說方言的老人家,很多年輕一輩也跨籍貫結合,且大家都受過教育,因此,華語開始成了家庭溝通語言。”

“小孩在這樣的環境長大,自然從小就說華語,這確實對方言的發展帶來很大的影響。”

他認爲,即使是祖父母,仍堅持使用方言與孫子溝通的比例可能也不多。

他指出,祖父母以華語和孫子溝通時,遣詞用字與發音都不標準,家長也不在意。這也使到小孩子從小就在一個不懂方言,華語又受污染的環境長大,這樣可能在語言上兩頭不著岸。

廣東話成强勢方言

對于有人覺得我國的方言有很强的生命力,不會輕易被消滅一事,杜忠全認爲,這主要是針對區域性的强勢方言,如中馬的廣東話、北馬的福建話及東馬詩巫的福州話等等來說的。

“反而是沒在任何地方形成區域性强勢方言的海南話遭受的衝擊最大。”

他舉例,其來自南馬的海南學生因家裏沒有講方言的關係,因此幷不會說本身的方言。反之,客家人學生却懂得講客家話,這可能是因爲客家人對本身語言的保存意識較强,家長在家中都以客家話與小孩溝通。

他表示,由于有香港粵語娛樂傳播作爲後盾,加上,廣東語在吉隆坡廣泛使用,已成爲區域性的强勢方言。就算不是廣東人也聽得懂廣東話。

台語劇推廣福建話
“福建話則是檳城華人的主流方言,同時也得力于近十來年臺灣台語電視劇的盛行,無形中營造一個學習福建話的環境。”

他以身爲客家人的姐夫爲例,對方原本只限于基本的福建話簡單交流,可是這幾年因爲台語連續劇的潜移默化影響,福建話進步神速。
“福州話雖然在檳城是屬弱勢方言,可是,却是東馬砂拉越詩巫、霹靂州實兆等地區,則是最流行的社會方言。”

他指出,很多時候,我們不會說自己的祖籍方言,主要是我們生活在一個以非自身籍貫方言爲主流方言的地方,例如生活在吉隆坡市區的福建人,從小就不說福建話,而以廣東話來溝通了。

福建童謠逐漸消失

另一方面,談到檳城許多福建童謠已隨著時代的變遷而逐漸消失,杜忠全將之歸納爲現今的社會沒提供孩子一個講方言的環境,其次是現在的電視節目太精彩,老人家不再像以往在空閑時以教導方言童謠來逗樂孫子。

由于對現今的新生代無法掌握方言有所警覺,杜忠全就曾收集方言老童謠來結集成書,希望以文字的形式來保留方言的民間文化。

謝清祥:會館鄉團改用華語

……(略)

(2014年8月23日,星期六,光華日報,城鎮直通車:方言日漸式微專題-上篇)

延伸:東方新聞- 方言母語逐漸沒落中?(上)

家鄉話少了家鄉味

家鄉話少了家鄉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