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底、下坡、出坡與外坡———馬來西亞華語的特有語詞?

⊙杜忠全

朋友從外地來,幾個人領著外來客在舊城區隨意亂逛了一通,累了,

找個路邊攤坐下來吃冰喝凉的,一夥人也圍坐一圈了有一搭沒一搭地胡扯:

“你們這些外坡人如何又如何……”一個說。

“我們從家裏到坡底如何又如何……”又一個接著說。

本城居民、本島子民以及外地游客凑在一塊兒,話匣子打開了後,“外坡”、“本坡”、“下坡”、“坡底”乃至“出坡”等等的詞匯不斷地來回交錯,說者與聽者都無不熟悉,既沒有意會不得,也絕不感到拗口的。

這些語詞在人們的生活裏早已生了根的。

但是,我一直記得,很多年前接待國外來人時,他們聽著我們自己人的來回對話,不一會兒就聽得一楞一楞的了:

“你們說的,呃,”他趁說話的間歇小心翼翼地問:“什麽‘坡底’、‘下坡’、‘外坡’、‘本坡’,哦,還有‘出坡’,那究竟是什麽意思呢?”

問題拋出了後,說話的幾個人一時面面相覷,未完的話題懸在半空中,不曉得要從何說起了。

其實是不曾想過,這些仿佛仿佛“菜根纏繞著鄉土”又“舌根纏繞著鄉音”的生活語詞,居然會成爲一道問題來拋向自己!

爲何是“坡底”?又爲何是“外坡”和“本坡”,以及人們爲何“下坡”與“出坡”,這些仿佛已理所當然不成疑問的,却成了外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題了!

早先以爲——確實是以爲,以城中心爲“坡底”,遂以自己所在的城區爲中心而有“本坡”,“本坡”以外的自然而然地成其“外坡”;從郊區往市區的方向前去叫“下坡”,而離開“本坡”到外地去則成爲“出坡”,那是北馬——更確切地說是檳島人特有的方位觀念。後來跟國內的外地朋友接觸了後發現,這些生活語詞的流傳原來極其廣泛,從半島北部到最南端,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人們——特別是歲數較大的老年代過來人,幾乎都會這麽說的。

這也就是說,檳城人說的“坡底”指的當然是喬治市,“本坡”的範圍可能要比“坡底”大一些,包括了狹義的城區以及其周邊的城郊地帶,而“下坡”當然是從城郊甚至是更偏遠的本島郊區進城——如果是隔一條海峽的威省,人們大概是徑直說“去檳城”的,但你問威省不也是檳城州?這已是另一個問題了,暫且打住。那麽,離開檳州的州界到外州,人們就說是“出坡”;州界以外的,當然也是“外坡”了。

如果是吉隆坡人,那麽,“坡底”當然就是隆市城區中心了,下坡或“落坡”說的是從郊區進城去。要是半島南端的新山,“坡底”則是新山市區,“下坡”或“落坡”是往新山城區而去了。

這可見得,生活語詞中的“坡”,是人們觀念裏的城區地帶,“坡底”是城裏的核心區——往往即過去最繁華的商業鬧區。過去人們以方言來說的“落坡”即進城,後來按方言說成的華語,也就成爲“下坡”了。以自己所認同的城市爲中心點,“本坡”即本城以及該城轄下的郊區地帶,“外坡”即城鄉結合以外區域的外地了。

其實應當是源自(閩粵)方言,但在轉說成華語之後,反倒讓一些人好生疑惑:怎麽從郊區進城一定是“下坡”的?中文的“下坡”不是從高處往低處走的路徑,不然就是指衰落之義?怎麽就成爲“進城”的代稱了?難道相對于郊區而言,城區就必得在地勢較低的地方?外人滿腹疑惑地一問,讓過去說著順口的人也心生疑惑了。

而且,在某些地方,除了老人家還這麽說之外,年輕人已不常這麽用了,是這樣的吧?

何以“坡”具有“城”義,再擴而大之,成爲“地頭”的代稱?如按字溯源,“坡”字當然絕無此義的,因此讓初來乍到的外人聽著心生疑惑!

這一系列“坡底”的語詞由來已久——而非我們這一代人所創的;早期的本地中文文學,作家也是將這些語詞寫進作品的,其“本土性”可說毋庸置疑。但是,名詞性的“坡”字,除了人們熟悉的“山的傾斜面”一義,和作爲“平原”或“原野”以及“北方亦指田地”等義項之外,幷沒有“城”或“市區”義的。那麽,人們承襲之“坡底”及其相關語詞,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呢?

回到方音的綫索,大致能找到的相近字音。如我的估計沒錯,應就是“埠”字之同音而訛了。

查“埠”的字義即“停船的碼頭”,也是“靠水的地方”,因此人們說“船埠”,而江南水鄉一帶,水網密集的城鎮與鄉區,往往也沿水巷(注:這裏是“巷”不是“港”,因水網形成的水路就仿佛我們熟悉的巷道那樣四通八達!)散布著數不清的“水埠”,搖船的娃兒“搖到外婆橋”,就在鄰近外婆家的“水埠”靠岸了蹦著跳著撲向外婆的懷裏就是了!因商船沿水路運貨而來,“停船的碼頭”也就成爲商貨集散的集市乃至商鎮、商城,“埠”因而集“商”而成“商埠”,商貿集散也讓城市不斷地發展與擴張,“埠”字也就得一“大城市”的延伸義了。

商埠的城市經濟往往跟商貿緊密相關,是否還是“停船的碼頭”,後來倒不是非得如此而不可了。

過去檳島或喬治市開埠之後,的確存在個“新埠”之口頭命名。以“新埠”來指喬治市,那是否爲粵人的叫法,因年代久遠,已難以考據了。而且,其“新埠”是否相對于馬六甲作爲同一條海峽之古城而得名,一時也很難說得准了!只是,當年以喬治市爲“埠”,可說是恰宜的:那首先是因商港而成市的,“商埠”是其本質。這所以,而讓粵方言群以外的華人,也在各自的方言裏吸收了這語詞,形成“坡底”等等“極具本土特色”的一系列語詞?

再說,迄今的粵方言裏依然說著“出埠”——相當于出境或出國,甚至有“過埠”(離開原居地到外鄉)、“賣埠”(發貨、銷售乃至暢銷義)等等之說。不說方言,在中文裏,“本埠”、“外埠”都是現成語詞:“本埠”即本地,“外埠”也就是“本地以外較大的城鎮”了。按此推敲,我們挂在嘴邊的“坡”,是否爲“埠”之誤?

佛教界的朋友常說:你們偶爾“出坡”,我們總是每天都“出坡”!這無他:漢傳佛教寺院的每日作息裏,“出坡”指的是日常勞務,以往是山林禪院的住衆到山坡田地裏進行勞務,“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後來的城市道場沿用這詞,指的依然是住衆的日常勞務。不明就裏的到佛寺聽到“出坡”,可能轉身就收拾行李準備出遠門去也不定呢!

(2013年10月15日,星期二,星洲日報,中文大觀園)

坡底、下坡、出坡與外坡

坡底、下坡、出坡與外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